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全国公选新闻 >> 文章内容
【评论】不要小瞧庐江的财产公示试验
来源:信息时报 2011年8月16日    

  安徽省近期试水政府公务人员财产公示制度,青阳、庐江两县已对拟提拔的科级、副科级干部进行财产公示,接受社会监督。庐江县17份“拟任副科级干部个人财产公示表”即将公示结束,据庐江县纪委介绍,目前没有收到关于17名干部的问题反映。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重要的新闻,意外的是,却没有成为热点。或许人们对官员财产公开的热切期待,已被现实的推进迟滞而消磨得只剩疲劳了吧。虽然这一话题并不新鲜,但在官员财产公开方面,任何真诚的努力都值得肯定。

  官员财产公开,从拟任和预提官员开始,我以为是一个务实的尝试。通过点滴累进,逐步推进,终有所成,这总比期许过高,却又在现实的压力之下踌躇不前有效得多。庐江县通过本单位公示、政务公开栏公示和社会公示结合,扩大公开范围,是该县这次新提任的副科级干部财产公示制度一大亮点。

  无可讳言,改革推进至今,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事实上的既得利益者,有些人利用权力寻租,已成为人所共知的事实,这既需要我们从制度上完善防腐、反腐的漏洞,又需要解放公众的监督瓶颈:比如,扩大公务人员的社会能见度,保护和释放公众的监督热情等等。但现实是,九成以上的官员有抵触心理。某省部级高官所说的“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开财产?”就是这种情绪的直接反映。

  如果官员财产公开必然推进的话,我以为,还是先从可操作性入手。从预提干部开始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先是有新疆阿勒泰选择55名初任县(处)级领导干部率先申报,再有湖南衡阳从拟提拔干部开始试水,再到安徽庐江的试验,都是基于现实困境的务实选择。毕竟,财产公开是一个牵涉面极广的大事情,让新提拔官员率先公开,这是阻力最小,也是很具有操作性的路径。如果一开始就强行在所有官员中推行财产公开,难度很大,弄不好,会因推行不下去而面临制度难产。

  因此,对庐江县这样的试验者,应多一点支持,少一点苛求。在此基础上,还应本着这样的路径推进:一方面,从预提官员、执法官员、多地公推公选的官员开始,在两到三个任期内,可以以点带面;另一方面,通过司法解释,结合高压反腐和全面监督,逼迫问题官员改邪归正,有效挤压其侥幸的生存空间。(作者:肖余恨)


公开选拔管理信息系统
  既可满足省、市、自治区组织人事部门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公开招聘公务员的集中管理,又可满足地市、县选拔领导干部跨区域分布式管理的应用;可实现省市县公选三级联动,省市二级联动;可实现省、市、县独立操作公选和公招工作。 [详细]
公开招聘管理信息系统
  既能满足集团化企业人才招聘的集中管理;子公司的独立招聘;根据企业不同的招聘需求定制自主的招聘管理系统,使人力资源部门与用人部门在招聘过程中可以共享信息、充分沟通,实现流程化协同办公,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