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19岁数学天才为偶像弃北大留学美国
来源:北京商报 2012年6月12日    

  我,名叫郭弘烨。有一位老师初次见面时曾说,“听你的名字怎么那么熟呢?”过了大约十分钟,她猛醒道:“弘历、玄烨,清代两位有为皇帝都让你沾上了。在古代你这可是要定罪的啊!”很幸运,我生活在新时代。不过,我认为即使生活在清代,估计我爸妈在起名之前也会考虑清楚的。我,不是有些人认为的那样,是什么天才;如果说长这么大,还有什么能拿出来说的东西,应该就是数学了。

  爷爷让我喜欢上了数学

  说到数学,我不得不感谢两个人,一个是我的爷爷,一个是数学老师唐老师。

  在爷爷的照顾看管下我度过了整个小学阶段。爷爷培养了我小学时对数学的兴趣,他经常会问我一些很有趣的问题。比如,他会随意抽出几张扑克牌,让我算出和或者差;他会经常给我出一些有关数字判断的脑筋急转弯;他会陪我玩一些需要数字和字母知识的文字游戏;他会拿出花花绿绿的人民币让我了解每张的面值,然后模拟买喜欢的东西……

  爷爷的智商很高,小学奥数题做得比我好很多,并且有钻研精神,他一方面培养了我对数学的兴趣,另一方面身体力行影响了我,使我形成做事专注的性格。尤其令我庆幸和感激的是他的教育方法很聪明,以鼓励为主,这点对我非常重要。他经常说你可以的,你行的,你试一试。在我遇到问题,挫败的时候,他总是耐心细致地搞清楚我卡在了哪里,从来没有急切地告诉我答案或者粗暴地批评我。我很乐意接受他的建议,并享受从中带来的突破。

  在爷爷的培养和引导下,我小学的时候,口算非常厉害。说实话我三年级的时候学数学不是因为它很“美”,三年级的小朋友还没有这种认识;我之所以走上数学竞赛的道路,主要是因为当时我的口算比别人快很多。

  唐老师诠释了数学之美

  上天似乎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当我升入初中之后,唐老师走进了我的生活,并且陪着我走过了接下来的五年。在这段长长的路上,留下了我点点滴滴成长的经历,他让我在兴趣浓厚的同时,深入系统地了解数学。他很“霸气”,布置的作业,不许有任何闪失,必须思路清晰地完成。就这样,不断身体力行的告诉我们数学的本质:缜密周详的逻辑推理及对完美境界的追求。可以说,唐老师是我中学时代最重要的老师,他在初中的时候对书写的要求,是绝对科学而高效的。也正是这种要求,培养了我们的数学素养;换句话说,唐老师初二的时候就完成了别的老师高三也不见得能完成的事情。

  爷爷和唐老师把我带入数学的世界,给我带来一个看大千世界的视角。从小到大,我数学上的优势,为我带来好多奇妙的体验,我会对很多现象和事物产生好奇心,比如:社区和机关大院门口“推拉式自动伸缩门”的原理,运动场跑道直道与弯道的平滑连接,底部不能靠近的建筑物高度的计算,隧道双向作业起点的确定,折扇的设计以及黄金分割等。也正是这种好奇心和探究的精神,让我相对轻松地拿到了两次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并因此得到了保送北大的资格。我很幸运我能在爷爷的膝下启蒙,在唐老师的身边成长。

  踏上商业策略竞赛之路

  数学在我眼里是无限奇妙的东西。你可以用它来科学理性的解释很多你感兴趣的现象。美国著名的物理学家费曼在康奈尔大学的咖啡厅里曾经看见一个学生抛起了一个餐盘,于是他给自己提出一个挑战:用公式来描述盘子的转动和摆动之间的关系。经过一番努力,他终于能够证明,就像他观察到的一样,当摆动角度很小时,转动速度是摆动速度的两倍。尽管这一结论没有任何实际价值,但却是兴趣所在。从七岁的时候,我已经迷上了数学。使我入迷的是这一领域的逻辑性和创造性。高一,在参加选修类课程“管理和经济学的模拟演习”时,我因为得到了运用数学的机会而高兴,从此开始踏上商业策略竞赛的征途。

  商业策略竞赛是指通过网络等手段,高度逼真的经营一家虚拟公司,并与其他参加竞赛者的公司进行较量,最后以公司股票价格来决定胜负。这是一种结合商业管理实战和网络虚拟技术的模拟商业竞争,目的在于帮助参赛者发掘自己在某些专业领域的特质,以便更好的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我从高一开始接触这个领域,并且成为国际青年成就组织的志愿者。

  “国际青年成就组织”是全世界最大、发展最快的非营利教育组织。它成立于1919年,总部设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目前,它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进行经济和商业教育,每年有700多万青少年接受其课程。我在这里的主要工作是当老师做培训,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过去一年的教学经验使我确信,教学能够提高研究水平,所以我经常对我的同龄人说:“如果你想真正地了解一个东西,你所要做的全部就是去教它。”我越教授,越意识到以前我对数学理解的狭隘。数学不仅意味着创造性地解决问题,还意味着创造性的教学方法。数学不仅能够快速解决问题的症结,也能够快速理解学生的面部表情。数学并不只是纸面上的逻辑,也是在口头上的逻辑。教学不仅没有干扰我对数学的热爱,反而加强了我对数学的热爱。

  由商业策略竞赛,我开始接触经济学;于是,我遇到了一本对我影响很大的书,书的名字是《魔鬼经济学》,它又一次拓宽了我的视野,原来事物是可以这样分析的呀!

  为偶像放弃北大留学美国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人大附中度过的,而后获得了被保送北大的机会。但我想出国留学,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当上北大如再升一个年级时,它便失去了挑战的光芒;二是,我遇到了史蒂文·莱维特。

  莱维特现为芝加哥大学最年轻的经济学教授,曾在2003年获得过克拉克奖,这是一个与诺贝尔经济学奖相媲美的经济学奖项。作为实证经济学家,他最重要的贡献是把经济计量方法成功地运用到通常认为难以进行实证检验的一些社会现象中,如青少年犯罪成因、选举制度的政治经济学和甄别作弊行为的机制等。他发明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像是一个苹果,用经济学的剖刀切开,里头竟然是橘子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换一种方式或工具去研究问题会有新的发现。

  我喜欢他的书,因为它一直激励着我不断思考。当我读他的书的时候,我的大脑似乎像一个高效的柴油发动机,它可以把我在学校学到的知识转换成一个又一个充满活力的想法。每当他提出一种观点,“这是真的吗?”我开始怀疑。我的心转移到高挡,我尝试着其他方法,试图在他的推理过程中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合逻辑,测试他的数学和统计结果,以及尽我所能挖掘到尽可能多的相关资源。最终,即使我同意作者的观点,或仍坚持我的意见分歧,我仍然发现很难把书放下。总的来说,它向我表明了如何从现代生活的表面层看到到底下面发生了什么,并因此发现一个对世界的不同看法。

  我为他严密的逻辑着迷。他更像聪明而好奇的探险家,擅长发现问题的关键特征,并寻找到新数据和构造新方法。他还有一种奇妙的天赋,就是能够把文章取材跟人们的日常生活联系起来。面对大众读者,他能够兼顾严密的逻辑和大众的理解程度,这是很不容易的。我很想近距离感受一下他严密思维的魅力,这是我申请芝加哥大学经济专业的一个原因。

  但是很可惜,我被拒了。反思一下自己的申请,在简短的申请文书中,我不应该大谈博弈论之类看似高深莫测的东西,何况我把深奥的东西用简单语言表达出来的能力还是有限的。但与芝加哥大学失之交臂,还是给我留下了深深的遗憾。有意申请的同学一定要吸取我的前车之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看准对象再说话,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我最后选择了阿默斯特学院,它对国际学生的奖学金政策吸引了我。在整个大学申请过程中,我更加清晰地认识了自己,改掉了一些毛病,比如加强了我的整理能力与规划能力;同时我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身上有这样那样的优点与特点,让我受益颇深,并且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都要离开祖国,飞向遥远的大洋彼岸,这段时间虽短但深入的接触会让我们成为彼此在他乡的安慰。

  整个大学申请在我看来分为几个步骤:背单词、读书、考试、申请。如果你刚刚决定申请出国留学,我只想对你说,每个人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在出国留学的申请阶段,你需要谨记在心的就是:不要给自我消极的暗示自己不行。选择出国留学就是选择打一场持久战!这绝对是毅力与战术的较量。

  有你的世界-没你的世界=成就

  我们的校长说:“人为一生大事来,否则你又何必来。”我相信,我这一生必定是为大事而来。虽然我天资不是很高,但是我有对数学以及一些事物无穷尽的兴趣与痴迷,我有持续的关注力以及专注精神,并且我敏锐的观察力和逻辑思维能力一直受到同龄人的钦佩。

  我从小到大都在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寻找适合我口味的“饭店”,我体验了数学带给我的快乐;我沉浸于在商业模拟竞赛中对自我不断超越的快感;我在《魔鬼经济学》中,和作者大战三百回合,磨砺了自己的意志,锻炼了思维,开拓了视野;我从偶像费曼身上吸收着无穷尽的力量,并尽我所能施展自己,为自己的兴趣而不懈努力。

  我并不认为我现在就叫成功。你如果问我现在的感受,那就是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我已经做好了长途跋涉的准备。

  对我来说,成功并不是地位多高,或是多有名,或是能赚到多少钱;对我来说,成功是让多少人,在多长的时间,获益良多。

  人生为大事来,否则你又何必来。总有一天我们会走到人生的尽头,那时细想我们这趟旅程的意义,我们怎样衡量我们的成就?有人这样说,那就看看这个世界有你和没有你有多大差别,把有你的世界减去没有你的世界,两者的差就是你的成就。我希望这个值首先应该是个正数,至于这个正数的大小,在于你在多大程度上帮了多少人,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多少积极方面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