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中关村里的草根创投聚集地
来源:北京商报 2012年5月3日    

  仅仅一年半的时间里,海淀图书城500米范围以内连续出现了三家在创业者和投资圈中极有口碑的咖啡馆,它们分别是车库咖啡、3W咖啡和贝塔咖啡。由于主动或被动地为创业者和投资人提供了对接平台,这三家不同定位的咖啡馆成了早期投资人的聚集地,无意中成为中关村创业者成长生态中重要的一环,近来更是备受政府关注……

  车库咖啡

  公认的民间孵化器典范

  中关村海淀图书城步行街内鑫鼎宾馆的二层,著名的车库咖啡低调地隐藏在这里。与普通的咖啡馆相比,800平方米的车库咖啡装修风格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车库里没有情侣卿卿我我,也没有谈生意的老板们高谈阔论,有的只是身着朴素的创业者抱着笔记本低头忙碌,或三两成群窃窃私语。

  车库咖啡成立于2011年4月,创始人苏菂在三十而立的年纪里,放弃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蓝汛投资总监的工作,踏上了孤独创业之路。苏菂告诉记者,当初之所以选择把咖啡店开在中关村,就是因为这里是北京创业者最集中的地方。

  尽管现在的车库已经成为创业者和投资圈公认的民间孵化器典范,但实际上车库刚开业的一两个月实在是门可罗雀。直到常驻这里的第一个创业团队被58同城的早期投资人林欣禾相中,车库咖啡的名气才逐渐大了起来。据苏菂统计,一年多时间到车库咖啡来的投资人已有100多位,到访的创业者更是上万。现在除了创业团队常驻于此外,很多专注于早期的投资人也慕名而来,甚至有机构派人在此常驻,每周二是险峰华兴,每周四是创业梦工场,跟创业者聊天,挑选好项目,车库也成了名副其实的创业与投资对接平台。

  在车库咖啡,记者遇到了一位常驻这里的创业者乐天(化名),半年来乐天几乎每天都会光顾车库咖啡。通过苏菂的介绍,乐天在不久前认识了另一位创业者小虎,两人聊得非常投缘,成了好友。在接触过程中,乐天了解到小虎开发了一款社交游戏,正在寻找投资,于是将自己熟识的投资人引荐给了小虎。“就是在这里,两人见面聊了不到两小时就敲定了合作。”乐天指了指记者身旁的一张桌子,“这是个很成功的团队,直到现在仍然运作得很好,投资能否成功这事跟谈恋爱一样,的确要看缘分。”乐天也为自己成功地做了一次“媒婆”颇为自豪。据苏菂介绍,在车库最短落实的一笔投资仅用了20分钟,有的见面到决定仅用了一天的工夫,也有接洽一个星期谈成的,是否能成都靠眼缘,之前提到的20分钟谈成的那个项目在资金投入后不久团队就散伙了,这就是一个例证。早期的投资就是需要时间来验证。

  据了解,以往的投资模式里大部分项目通过朋友介绍的较多,然后投资人看过计划书后约见创业者,苏菂希望这种模式更加扁平化,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距离更近。早期天使投资人发现项目更多地是需要游走一些企业,现在对于他们而言也多了一个渠道,创投之间能多一些交流。目前在车库已经有十五六家项目谈成,投资额都介于200万-300万元,基本都是互联网相关的行业。

  不过尽管如此,苏菂强调对于创业者而言,资金只是资源的一小部分。虽然10名天使投资人股东中也有人在车库找到项目,但车库本身并不投资,现在就专注于做创业者平台建设。

  “其实获得投资的创业者在整个创业体系里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投资对创业者确实是有必要的,但在一定阶段才有需要,很多早前阶段都是互补资源,把资源打通才是最大的价值。车库平台更多地是希望吸纳创业者过来,投资只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跟市场一样,这个事不是刻意撮合的,其实这个过程中投资不重要,企业更好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有些企业有资金也没发展,没资金也可以发展得很好。”苏菂说道,他指出很多到车库的创业企业其实并不缺钱,车库只是帮助创业者成立自己的社交圈子,彼此熟悉,共享一些资源。

  正是为了多为创业者提供交流机会,车库咖啡经常会主办一些活动,全部是垂直于创投,每次活动举办车库咖啡都会爆满。最近车库咖啡网站上推出的产品墙能随机展现200-300个产品,利用车库的影响力,帮助创业团队来宣传产品。此外,创业团队只需花费1200元就可以享受到上万元的打包服务,让创业团队降低门槛,以更低成本运作。

  “在车库主要是一个交流的氛围,如果希望跟大家碰撞、需要互相学习这是最好的地方,中国没有第二个地方,在这里每天都能交到朋友,现在与我经常交往的有几十人,认识的有几百人了。”乐天评价道,正在创业的他并不缺资金,更热衷于与人交流,现在已经很热心地帮助很多团队组合资源。“我在微博上曾写过一句话:‘我的理想是帮助你们成就你们的理想’,虽然苏菂没这么说过,但他一直是这么做的。”乐天对苏菂的做法评价很高。

  在海淀图书城周边的咖啡馆中,车库咖啡是最受政府关注的。

  去年,中关村管委会刚刚为车库颁发了一个牌匾,并给初创企业提供注册绿色通道,车库咖啡也就此被纳入孵化体系。

  此外,今年年初,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刚刚到访过一次,北京市市长郭金龙来过两次。证监会其他部门的调研也都比较多。

  “当时郭主席到访时有专人做报告,另外三家企业汇报一线情况,有上海来的一个朋友做股评社区,正好碰上郭主席到访,介绍了一下产品,其他就是常驻团队介绍产品。”苏菂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苏菂认为,证监会更关注早期创业环境方面的问题,政府开始从整个生态环境调整着手,目前各地鼓励创业的各种政策例如银行开户问题、注册问题等都在逐渐落实。

  “目前咖啡馆逐渐形成气候,民间孵化器和创业服务业兴起是一种迹象,国内目前算起步阶段,从创业服务的角度看,大环境在变好,现在正是迸发的时候。”

  3W咖啡

  投资人告别一周飞两万公里的日子

  在距离海淀图书城不远处的新浪大楼向南300米,记者找到了3W咖啡。与车库的感觉不同,3W两层楼的店面约180平方米,白色成为店内的主基调,店里播放着轻音乐,安逸中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3W的三名创始人全部是“80后”,其中发起人许单单生于1982年,另外两名创始人马德龙和鲍春华则生于1984年。据鲍春华介绍,三个人都有着丰富的互联网行业工作经验,其中发起人许单单从腾讯离开后,还曾在华夏基金担任过互联网行业投资分析师。

  “把咖啡馆开在中关村就是出于很天然的考虑,这旁边就是新浪、腾讯、优酷等,我们股东方三文的公司也在附近,大家交流起来都很方便。”鲍春华说道。

  在三家咖啡馆中,3W咖啡的开业时间是最短的,但就是这个年轻的“铁三角”在仅仅开业半年的时间里,已吸引了接近200位股东,主办了137场沙龙,推介了170个创业项目,并与真格基金、北极光、戈壁、同创伟业、险峰华兴等20多个投资机构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

  3W独特的股东资源尤其丰富,也天然构成了一个高质量的平台。2010年底微博刚开始兴起时,3W的三名创始人就提出了想建一家互联网人自己的咖啡馆的想法,没想到此话一出得到很多大佬的主动回应。“最开始时我们只是想做一个咖啡馆,但等到资金募集结束后,才发现有这么多股东大佬,后面的事情很多是顺理成章地被需求推动。”鲍春华说道。“只要有人在,一切自然来”是3W的理念,鲍春华的解释似乎印证了这句话的意义。

  据统计,目前3W咖啡的股东主要为四类人,上市公司高管、VC合伙人、知名创业者和资深媒体人。其中,被称为“华南投资四大家族”中的三个人是3W的股东。股东的影响力也直接带来线下的资源聚合。

  与车库的模式不同,3W希望一方面建立一个高质量的创业投资交流平台,另一方面建立行业深度知识分享与资源对接平台,运营一个高质量的互联网圈子。对不同的需求,3W也进行了细分,无论是投资人、创业者、业内专家还是普通人都在这里被接纳,并能得到不同的针对性服务,例如3W推出的“投资人下午茶”每次都会推荐一些项目与投资人约见,也得到较高的认可度。某VC公司投资经理王京对记者说道:“车库更像一个江湖,3W对项目则是经过筛选,并且有组织,更像是一个比较纯粹的项目平台。”

  以前为了寻找项目,投资人之前很可能一个星期要飞2万公里,同创伟业的投资经理曹曦就曾表示寻找项目的过程很辛苦,可是接触的项目还是有限,但是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平台大量的项目就会主动出现,大大节省了投资人的时间和精力。“许多知名的投资人去创业者很多的地方待到半夜12点都走不了,被很多疯狂的早期创业者围住,但许多项目完全没有到能够约见投资人的阶段。现在我们对一些项目先进行筛选,再推荐给投资人,这样效率会更高。”鲍春华介绍道。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也因此评价3W推荐的项目优质、靠谱。

  在3W的计划中,未来可能会成立一个投资决策委员会,希望在投资方面做一些更深度的挖掘。“我们的大佬中有很多人想做天使投资,但过于忙碌没有时间看项目,而3W就是一个很好的中介平台,我们找来项目他参与进来,一个月可能只需要花半天的时间开会就可以了。”鲍春华说道。

  此外,鲍春华还提到,对于创业者而言,创业者需要的东西其实非常多,不仅是需要找钱,首先最严峻的就是团队需要人才,互联网创业技术是很重要的,但很多创业团队甚至连CTO(首席技术官)都没有,3W为他们提供了解决问题的平台。此外,举办的各种沙龙和提供的资源也有助于帮助创业者弥补各项不足。

  3W目前已有一个OTO(一种电子商务模式)项目和社交类项目拿到投资,投资人分别是著名天使投资人王啸和一家VC机构,拿到的投资都是200万元左右。

  现在各地的官方机构也在与3W积极接洽,其中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红前段时间视察时强调创新很重要,但创新来源于行业的交流和碰撞,认为3W是未来的希望,很认可深度交流产生的价值。

  贝塔咖啡

  被环境和市场赋予的创投概念

  与车库和3W完全不同,贝塔咖啡从来没有将创业投资作为发展定位。创投对接的概念更多是中关村的环境和市场所赋予。

  作为IT圈内人,支付宝设计师白鸦有着众多圈内好友,大家习惯周末就跑到他家里喝酒,可打扫卫生实在是太麻烦了。几番商议之下,白鸦决定要在杭州开一个咖啡馆,作为大家的公共客厅。由于白鸦从阿里巴巴(微博)出来,2009年春节期间成立的贝塔咖啡也被称做第一家互联网人办的咖啡馆。

  对于咖啡馆的创建资金,白鸦选择募资,采用股份制,1万元/股,总共100股。当白鸦及其几位创始人将信息发送出去后,很快收到了各方的回应,几天就募齐了资金,甚至还有很多人想要参与,但已经没有股份余额了。据了解,当时的贝塔咖啡共有28位股东,从事着15种不同职业,都是各大互联网、电讯公司的高管,来自北京、上海、杭州等9个不同城市。

  在贝塔咖啡的总部杭州,流传这样一句话:“在杭州的互联网从业人员,你不来贝塔,你就会觉得有损失。”杭州店成立以后,贝塔咖啡受到强烈关注,由于互联网圈子的特殊性,贝塔咖啡成就了很多人的事业。“客户赋予了贝塔咖啡更多的荣誉和功能,在这样的背景下,去互联网环境更好的北京开分店的想法便应运而生。”贝塔咖啡北京店的经理赵可恩介绍道。

  由于贝塔咖啡出身就是互联网,也为了股东之间沟通更为容易,贝塔咖啡北京店就选址在互联网最为密集的中关村。2011年2月26日,白鸦成功地将贝塔咖啡复制到了北京。北京贝塔的选址可谓精准,楼上是李开复的创新工场,优酷、腾讯等互联网公司也相隔不远……如果把眼光放得更远点,贝塔咖啡北京店所在的中关村科技园西区,方圆200多平方公里都是高科技企业,绝对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硅谷。

  与车库咖啡和3W咖啡的感觉不同,贝塔咖啡的环境更显得私密和幽雅,目前负责贝塔咖啡北京店运营的是赵可恩,今年44岁,言谈间流露出浓烈的文化气质。210平方米的面积内由布帘分隔成不同的小间,保证了谈话的私密性。

  据赵可恩介绍,北京的贝塔咖啡刚开业时,有个年轻人一大早跑到这里,咖啡馆还没开门就举着一个写着“天使”的牌子坐在门口。虽然没有遇到投资人,但是他的执着感动了赵可恩。最终,赵可恩把这个年轻人介绍给了一位常来咖啡馆的资深创业者。虽然没有人知道后来如何,但实际上贝塔咖啡的确成了风投经常出没的地方。

  “现在创业者、投资人也来这里,这是源于不同的需求,车库是一个大的平台,可以见到很多投资人,但如果有些创业者和投资人需要小范围的内部沟通,他们也会来。”赵可恩说道。在赵可恩看来,创业投资的话题现在非常热,也得到政府的一些重视,但贝塔咖啡只是一个平台,虽然有这种功能,但不是以创业投资为主项,这也不是贝塔咖啡的定位,现实是市场赋予了贝塔咖啡创投的概念。现在的贝塔咖啡也定期举办论坛、沙龙、投资见面会、摄影分享会,吸引了大量的人群。从开业到现在总会有一两个创业团队来泡一两个月,然后离开,据赵可恩介绍,最长的一个团队在贝塔咖啡坚持了两个月。

  “我们本身并没有提供创业者和投资人对接的服务,因为这不是我们的定位。如果我们这样做,会把这个市场更稀释,其结果就是会首先考验谁更专业,也会分散投资人和创业者的精力,因此我们虽然有这个功能,但不准备把这个方向做得太深。”赵可恩解释道,“大家做白菜为什么都得做醋溜百菜,我可以炖白菜、煮白菜、熬白菜……只不过醋溜白菜可能是大家目前最关心的。”

  不过,有投资圈内人士告诉记者,最近一两年来随着电子商务和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一批批互联网精英人士纷纷选择离职创业,互联网圈出身的投资人也越来越多。对于一个投资经理而言,一天能看3到4个项目就已经算高效率,但在贝塔咖啡,他一天能见8到10个项目负责人,贝塔咖啡无意中已成为创业者成长生态中重要的一环。

  目前3W咖啡的股东主要为四类人,上市公司高管、VC合伙人、知名创业者和资深媒体人。

  在贝塔咖啡,一个投资经理一天能见到8-10个项目负责人。

  一年来到车库咖啡的投资人已有100多位,到访的创业者达到上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