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老婆,你会踢足球么?
来源:北京日报 2012年2月17日    

此处“老婆”非太太妻子之意,是陕北对已婚上年纪女性之称,同年龄段男性叫老汉。年轻未婚男女叫后生、女子,充满清纯古意。

踢球即踢足球,至今让国人莫名怨恨的那个圆乎乎玩艺儿。

提问者叫马小力,与笔者同在延河边李家湾插队的知青。提问时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李家湾生产队一个石碾旁边。

知青做饭要从原粮开始鼓捣,簸箕笸箩盛上原生态糜谷,先上碾子碾一遭,碾碎簸净灰土,再决定是否去糠留米,要么连糠一起磨面。后者肯定难下咽,但肯定比净米量多顶饱。

这些活儿归轮值三天做饭的知青承担。那天轮到马小力当伙夫。他把糜谷倒在碾盘上(没错),推着碾杠转圈(没错,要是不头晕的话),然后拿簸箕盛上带土糜谷刷刷簸——如果没人看见也没大错。偏一位人唤来娃娘的老婆走过路过,见马小力连土带糜谷一并簸出地上,招来脚边几只鸡。

来娃娘不干了,虽说知青掉多少糜谷在地与她并无干系,她就是看不下去,就是心疼。老婆接过簸箕簸起来,边刷刷簸边数落马小力,“囫囵囵颗子跌下一地,好你个马力日他的……”

会不会簸,来娃娘的话可是听懂了。好你个马力眯眼想了想,说出标题上那句振聋发聩话:老婆,你会踢足球么?

笑倒一旁路过的笔者。

马小力是中学足球队的,盘球带球练出内八字脚。此技艺陕北农村派不上用场,他用扛麻包、举碌碡的蛮力把一村人镇服,很招村里后生喜欢。村民问他为甚叫个“小力”,他眼一眯,坏笑着自谦自得,就是没有力气的意思。

那个时刻他问老婆那句话,无非回嘴老婆“你说我不会簸簸箕,你还不会踢足球呢”——心理找齐。

四十年后料峭春天,京城西单一个以城命名的地方,插队的同宣传队的朋友监制一部新片上映,借请大家看片之机聚会。看片前先吃饭,三文鱼意大利面、沙拉叫沙律,比萨……又贵又不顶饱吃食装进肚里,开始聊认识插友的过去与现在。

提起他,笔者同队男知青马小力不久前——走了。

怎么的呢?

没人说得清楚,结果是肯定的:猝死,心脏毛病。

黄土飞扬的黄土高原,笔者同他插队三年,完整故事不多,难忘镜头有限,除了簸簸箕挨来娃娘数落,还有两个镜头清晰如昨。

插队第二年底,招工后的知青小组只留笔者一个女知青,身为李家湾小组唯一女子,格外受男知青照顾。只要笔者进灶房(男知青窑洞)吃饭,马小力在场,一准会踢那个不识趣的屁股,让给笔者腾座——全窑洞最豪华坐处,知青装行李的木箱。被踢屁股忙不迭挪移,笔者心安理得坐下。

再一次是进山砍柴,五六个女知青就跟马小力一个男的,被誉为党代表(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洪常青)。笔者记得,马当时没入党,后来入没入不清楚。按党代表内里意思他可是做得超出了。他先担上自己的一担快步回村,放下,转身接女知青身上的担子。他仄着肩膀,斜插你扁担下边,一直腰,你的担子已在他肩上。做这一切是不讲话的,就这么一仄一插一起,而你能做的就是把自己让出来,躲开热腾腾人气与扑鼻汗味。想跟上只有屁颠颠小跑。重肩比空身快,只有屁颠颠才能跟上。担子放下回头再来接,最先与最迟的担子都是他担的……

这就是马小力,眼睛超小,高度近视,一笑满透着坏,好抬杠。

笔者离村上大学第二年,村里知青上学的上学,招工的招工。小组没了,走光了,好你个马力也走了,到华山脚下一个工厂当工人。同行队里一位很能干女知青,名字有个华,他俩好了……

别人眼里,至少在笔者一行人眼里,马小力人生像一面掉了瓷砖的墙,补不上了,缺七少八一路过来,有了结果,不该那么早落地的结果。

马小力爱吃豆制品,他听说陕北出黄豆遂报名插队。

可见少年对远地生活有多不了解,得蜕掉多少层皮,增长多少体力脑力,才能把生活之土一犁犁揭开,一眼眼看清,一脚脚踏实。

 

公开选拔管理信息系统
  既可满足省、市、自治区组织人事部门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公开招聘公务员的集中管理,又可满足地市、县选拔领导干部跨区域分布式管理的应用;可实现省市县公选三级联动,省市二级联动;可实现省、市、县独立操作公选和公招工作。 [详细]
公开招聘管理信息系统
  既能满足集团化企业人才招聘的集中管理;子公司的独立招聘;根据企业不同的招聘需求定制自主的招聘管理系统,使人力资源部门与用人部门在招聘过程中可以共享信息、充分沟通,实现流程化协同办公,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