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听子午井的叙说
来源:北京日报 2011年11月9日    
湖广会馆
湖广会馆
子午井
子午井 陈援摄影


  “古井有灵气,子时午时,静下心来,能听见它在说话。”这话,是我在大山深处听到的。

  山里有一口静卧村头的古井,一位老农在大槐树的荫凉下,倚着土地庙墙根儿,半蹲半坐地眯着眼休息。

  我问老人:“您不回家歇晌啊?”“有山风,有树荫,井里还有清凉凉的水,家里赶不上这儿呢!”老人答得很从容。

  老人说:“这口井有五百岁了。村子的先人们从山西大槐树出来,落户在这山洼,就有了井呢!”难怪那井台的大青石条,被岁月打磨得又光又亮。大青石的井栏,也缺损不齐了。还有那二尺来高的大青石井圈,外面像被抛过光似地锃亮,里口有几道深深的勒痕。那是成年累月被提水人用井绳勒出来的。光阴无影,岁月有痕啊!

  老人接着说的话,让我听得着迷:“小的时候,我上过几天私塾,听先生说过:这是口古井,子午时的水最甜,也最冲,会流得冒井。你看那井圈的南边有个眼儿,井台上有道沟不?那就是早年间水大时,溢水的水道。井水流得哗哗响。听先生说:古井会说话,子时午时,静下心来,就能听见老井在说古。”说罢,老人莞尔一笑:“山野人说山野话,您别太认真。古井的‘话’都刻在井圈上呢!只不过年头多了,字迹模糊了,看不清了。”话头一转,老人说:“听说北京城一口古井,就叫子午井。”看来老人把私塾先生的话,记了一辈子呢!

  北京是有一口子午井,就在虎坊桥的湖广会馆里。

  湖广会馆的前世,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明朝张居正的故宅,万历十一年三月,张居正获罪,张宅府被查抄,明神宗在刑部尚书潘季驯的乞求下,特留空宅一所,田十顷,以赡养张居正的八旬老母。另一说是此处原为乱葬岗子,建义庄后有一狮面麻风老人看管,老人压住了夜鬼和磷火。

  有记载说湖广会馆始建于清嘉庆十二年,在道光十年重修,增建了戏楼。历史上朝廷重臣纪晓岚、曾国藩和梨园泰斗谭鑫培、余叔岩、梅兰芳都曾在此留下足迹。湖广会馆的建筑很有特色,殿堂院落,回廊曲径。子午井在会贤堂阶前,是一口石井。原来的井口约2尺,深有7丈余。井台围以护栏,刻有铭文,傅岳棻撰序,记述了子午井的名称来源和湖广会馆的来由始末: “湖广会馆文昌阁之下有井曰子午,纪文达《阅微草堂笔记》云:‘子午二时汲则甘,余时则否,其理莫明,或曰阴起午中,阳生子半,与地气应也。’然二时何以水味独甘,其理究不可知,或说亦末足据。”铭文中还历数了与此地有关的达官名流。“结论”是“地既历为名贤所居,而井泉又灵异莫测,则斯井亦宣南一掌故也。”这口井上世纪70年代曾被填平,盖了小房,井口也被挪作他用。1996年重新修复,新砌了汉白玉井台并镌傅岳棻的铭文于旁,只是近年来北京地下水位下降,井里已经没有水了。

  近日,我去湖广会馆大戏楼参加活动。时近中午,想出去透透气。独自来到文昌阁前,想起山村老人的话,何不听听子午井的叙说呢?俯耳到井口,没有水的井里,还有着外界声波在空气中回荡。安坐在阁前的廊子上,静下心来,听听子午井在说什么吧。

  听啊!是不是有一个广东口音在说:“望我会同仁,万不可自居革命之首功,专享建设之特权,更应化除私见,与各政党相互提携,联合四万万同胞,同心协力,共谋共和之幸福,巩固民国之基础……”这是孙中山先生在讲话。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1912年8月24日,孙中山先生经天津到达北京,受到了在京的革命党人真诚欢迎。第二天,欢迎仪式在湖广会馆里举行。北京人民也争相一睹孙文风采,诸多媒体纷纷报道,一个湖广会馆竟然来了3000多人。要知道,湖广会馆虽是京城众多会馆中最具规模的一所,但毕竟场地有限,3000多人的聚会,如何容纳,我现在身在湖广会馆,还是难以想象。“……今专制业已推翻,破坏之局已终,建设之局伊始。然以二者相较,破坏易,建设难。易者既赖全国同胞相助,则难者更当欲全国同胞相助,庶可巩固此中华民国也。”这位中华民族的伟人,以风度慑人,以演讲精辟著称,他表明共和国的建立并不是同盟会一己之力,呼吁南北同心,调和党见,容纳异才。他的演讲,他的风采获得与会者热烈的反响,掌声、欢呼声响在会馆的上空。这掌声,湖广会馆听到过,子午井听到过。

  这天下午,同盟会和统一共和党、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共和实进会五个组织在湖广会馆举行合并成立中国国民党的仪式。由于在规定中没有列入吸收女党员的条款,触怒了同盟会女将唐群英、沈佩贞和伍崇敏,她们把矛头一齐指向力主五党合并的宋教仁。正在这时,短暂离开的孙中山回到了会场,他做了《解决民生问题》的报告。他精辟地论述了中国走向共和的理念“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共和国是平等之国,人们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共和国是博爱之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和国是法制之国立法是国会……”在这个报告里,孙中山先生形象地提出了“三民主义”,他指着他设计的制服后来被称为中山服,说:“这里也有三个扣子,这是让人们记住,永远不要忘记人民,就是我们的民族、民权、民生就是三民主义。”这些话,湖广会馆能见证,子午井能见证。
  这桩百年前的往事,亲历者均已作古。限于当时的科技条件,不可能有音像资料留存。可是,湖广会馆经历过,子午井聆听过。当我们寻访辛亥百年在北京的遗迹,湖广会馆和子午井不正是一个重要的场所吗?子午井不仅是宣南“一掌故”、西城“一掌故”、北京“一掌故”,也是国民党和辛亥革命的 “一掌故”呢!深夜子时的子午井,人们很难接近。白天午时呢?虎坊桥大街和两广路车水马龙,湖广会馆人声嘈杂,真能听到子午井在叙说吗?查阅资料,于午时在井边静思,似乎真能“听见”那位辛亥伟人在演讲吧?

  我想起山村老人那句话:“古井的‘话’都刻在井圈上呢!只不过年头多了,字迹模糊了,看不清了。”这话,有道理呢!
 


公开选拔管理信息系统
  既可满足省、市、自治区组织人事部门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公开招聘公务员的集中管理,又可满足地市、县选拔领导干部跨区域分布式管理的应用;可实现省市县公选三级联动,省市二级联动;可实现省、市、县独立操作公选和公招工作。 [详细]
公开招聘管理信息系统
  既能满足集团化企业人才招聘的集中管理;子公司的独立招聘;根据企业不同的招聘需求定制自主的招聘管理系统,使人力资源部门与用人部门在招聘过程中可以共享信息、充分沟通,实现流程化协同办公,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