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故乡山寨的变化
来源:北京日报 2011年9月22日    

       离开故乡已经五十多年了,其间虽数次返乡,也是来去匆匆。前两年,因护理高龄老父,回乡住了将近一年,故地重游,观新温故,感慨万千。

       我的故乡坐落在江西九江苗岭中段偏北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老家在离县城三十多里的一个偏僻山村,原名旧院寨,解放后改叫新治村。

       童年记忆里的美丽山寨,从远处望去,就像是一颗大珍珠,镶嵌在由一道道绿色山梁与一层层随季变色的梯田交织而成的锦缎上。走进它,就像钻进了一个绿色的大帐篷,一丛丛绿竹簇拥着高大的枫、柏等多种杂树遮天蔽日。吊挂在树干上的、碗口粗的倒钩藤、寄生藤以及“腰弯背驼”的扁杉、洞可藏人的老白果树等,显示了树的古老、山寨的古老。一曲曲由林中的蜂儿、鸟儿与居民家中饲养的鸡、狗、猪、牛的合唱,伴以偶尔听到的呜呜纺车声和啪啦啪啦的织布机声,组成一组独特动听的交响乐,透着山寨古朴、自然、清纯的活力。

       人们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社会主义好”的歌曲,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经由互助组、初级社到高级社的农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中。然而,紧接着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则使他们陷入了迷惘。后来引发的大炼钢铁运动使山寨的美好自然环境受到破坏,用“痛心疾首”来评述当不为过。不仅山上的树,就连寨子上的,包括那棵老皂角树、核桃树、“沙糖榔”、“拐枣”等特色树种都进了炼铁炉的炉膛,仅那株附着神话传说的老白果树在人们的护卫下得以幸免……覆盖在寨子上美丽的绿色大帐篷自此不在,如今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们,包括不久前去世的当年老支书说起这些往事,仍扼腕叹惜,心疼不已。

       记得1969年初,我偕新婚妻子回家。江东出生的她,对苗岭美景心仪已久。走在进村的小路上,妻子两眼好奇地搜寻着我曾向她介绍的美丽山寨。两天后,她向我发难了,“这就是你说的美丽山村?哪里有什么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啊?我看到的是山斑秃、水‘绿’臭!”她又指着灶外备烧的刺蔸藤根说:“这就是你吹嘘的烧棒棒柴、块块柴啊!”我尴尬地傻笑着说:“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妻子说得没错,当时数百人口的寨子,只有两三个小水凼可洗衣服并供牛吃水,不臭不“绿”才怪呢!好在人饮用水尚可,否则恐怕我的新娘子也会“逃之夭夭”了。儿时记忆中莽莽苍翠的寨后大山,竟像是生过瘌痢疮的头,斑斑癞癞,灰、黑、青、黄地一片片、一块块散布其间。怎么会是这样呢?经了解,原来覆盖其上的藤蔓刺蓬被人们连根拔去当柴烧了,露出了石头们的本来面目。当时为给母亲备些烧柴,我也全副武装(工作服和翻帮牛皮鞋、帆布手套)地参与了挖蔸拔根的“夺柴”战斗。劳作中,我忽生怪想:这些藤刺们想必是自从“盘古开天地”就生长繁衍于斯的了吧?进而又为其如今遭此厄运生岀许多感慨来。在与村民闲聊中,我问“守着莽莽大山,向来烧柴不成问题,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呢?”回答是:“现在没人管,乱砍乱整的呗。”没错,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是自然必然的了。

       改革开放,迎来了山寨的第二个春天、山寨的第二次进化。人们说的所谓的“第二次”,不同于传统词义。他们说:由于第二次解放,获得了“四大自由”,而“自”不仅扩展了,而且含义也有很大不同,前者为“自留地(一小块)、自由市场、自负盈亏(企业)”,而后者为:自主经营(在承包的土地上)、自主择业、自由市场、自由外出(因此才出现了“打工”这一“新”事物)。由两个“第二次”引起的变化,首先是解开(松)裤带放开肚皮吃饱饭了,这虽是对“解放”的曲意俏皮话,却也是大实话。现在不仅“足食”了,而且很多人家还有了多年的陈粮。通电带来了山村的现代化,不仅普及了电灯电话电视,而且人们开始用上了一些小型农机具,如机米(机粉、机糠)机、脱粒机,电锯、电刨机,就连我曾顽固地认为家乡不可能机耕的梯田里,也有了两人能抬走的小“铁牛”。仅就机米机的应用来说,确实是解决了大问题。过去,在雨季,有三五个月当地的水碾房可碾米,而旱季,则要挑到二十多里外才能解决问题。现在山乡一景的碾房没有了,甚至人力磨子也少有了。此外,不少人家用上了沼气,没建沼气池的人家,也主要是烧煤了,因此,山又变绿了。一栋栋小“洋房”(砖和钢筋水泥)立起来了,车开到寨子上了,水也“自流”到家了……

       山寨也还存在一些问题,如劳力老龄化问题。如今,种田能吃饱饭,用钱得靠打工。因此,凡能外出的青壮年,基本上都外出打工去了,寨上很难见到四十岁以下的男人。有几个稍年轻(四五十岁)的没出去,是因其有点挣钱手段。如,能在村上乡里及附近集镇上揽点活的木工或泥水工或者是烤酒做豆腐或者是开个小商店等等,他们既能挣钱,也能种田,顾得了家。我的两个同庚童伴、一个堂弟,都七十开外了,还起早摸黑在田里地里忙活着,让我感慨。

       山寨在变化,虽然缓慢,家乡在进步,虽然存在的问题还挺多,但我坚信,家乡会越变越好,家乡人将会向更美好的明天,勇敢地前行!


公开选拔管理信息系统
  既可满足省、市、自治区组织人事部门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公开招聘公务员的集中管理,又可满足地市、县选拔领导干部跨区域分布式管理的应用;可实现省市县公选三级联动,省市二级联动;可实现省、市、县独立操作公选和公招工作。 [详细]
公开招聘管理信息系统
  既能满足集团化企业人才招聘的集中管理;子公司的独立招聘;根据企业不同的招聘需求定制自主的招聘管理系统,使人力资源部门与用人部门在招聘过程中可以共享信息、充分沟通,实现流程化协同办公,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