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张永霖的收藏观
---镇定清醒 自负使命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9月19日    

瓶花(中国画)

  林风眠

白鹭(中国画)

  林风眠

  张永霖,香港太平绅士,曾任国泰航空副董事总经理,香港电讯行政总裁,香港电讯盈科副主席,香港亚洲电视执行主席等职。上世纪90年代入行收藏,藏品以林风眠作品为主,多得业内好评。

  在香港商界,张永霖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从一名埋头苦干的打工仔,到年薪逾千万的“打工皇帝”,至今退而不休,投身教育做起了“超级义工”,张永霖在隔行跨界的跳跃中,在多重身份的不断转换中,开拓着多维的空间,也拥有了多重的成就。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身份——收藏家。

  听张永霖谈收藏之道,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一位商界精英对于中国艺术的痴迷与爱恋,在文化的而非商业的远见卓识中,还可以窥见一位香港同胞对于祖国的关注与热爱、对于中国文化的冷静与自信,以及诚敬大道的自觉。

  收藏之趣——

  实为苦中求乐

  “收藏是乐事,也是苦事,人生也是如此。”张永霖如是说。

  乐在何处?乐在与画结缘。

  在张永霖的脑海中,最为清晰的当属初涉收藏的记忆,那是与艺术品收藏的偶遇之缘。1990年,张永霖在北京的画廊看到几张喜欢的绘画作品,便买了下来。两年后,一位律师朋友送给他一本拍卖图录,他第一次走进了拍卖会。第一次大的收获则是在1993年——他在香港翰墨轩以100万港币购藏的3幅任伯年、吴冠中、傅抱石的画作,“任伯年的那张作品到现在我都非常喜欢!”对于刚入行时莽打莽撞的收获,张永霖依然怀有最初的那份喜悦,并从此流连于收藏天地。

  张永霖相信,画有画缘。“一件自己喜欢的作品,如果买到了,可以和它一辈子‘谈恋爱’,而一旦错过,喜爱的画作便可能一生再也无缘相见。”因此,每每有喜爱却未能拍到的作品,张永霖总会在拍卖会结束后到画作前敬个礼,以示告别与爱意。

  画之品鉴可谓苦乐参半。在历史与文化的天空中探寻,在色彩与线条的世界里游走,学识随之开阔,境界随之高迈,可谓怡情养心的乐事,但要想达到天马行空的境界,确需一定程度的钻研与积累。因此,已至花甲之年的张永霖如今常常自嘲:“年轻时没有饱读诗书,现在到了该颐养天年的年岁,却在用功苦读。”

  更累心的收藏之“苦”还在后面。藏品出手对于有些人来说,常常是因赚得盆满钵满而兴高采烈的事,但对于张永霖来说却是苦事一桩。“卖画就像嫁女儿一样,不只是对于创作者。选择卖哪张画是很伤心也是最伤脑筋的事。”需要腾挪资金时,张永霖也会抛出一些藏品,他的原则是:清楚收藏系列的重点,卖画要不伤筋骨,不影响重点收藏;有助于从以前的收藏重点转移到现在的收藏重点。即便有如此清晰的战略性思考,出售藏品对于张永霖来说依然很苦:“两三个月翻来覆去地想到底卖哪一幅,常常到最后哪个都不想卖了。”

  于苦读中充盈涵养,于品鉴中体味真趣,于聚散中感受悲欢,收藏的世界里,张永霖就这样苦中求乐。

  收藏之道——

  传承大于收藏

  喜欢却不盲从,专注而持久,是张永霖的收藏观,也是他能够探得收藏堂奥的门径。

  最初,张永霖喜欢什么便买什么,直到他幸遇一位艺术家朋友——每次谈起自己的收藏,张永霖都会无一例外提到的是亦师亦友的兄弟熊海。“是他指点我收藏要有策略,并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从未间断地协助、支持和鼓励我。他告诉我不可以喜欢就买,并建议我买林风眠的作品。因为林风眠的作品当时价位虽然不是很高,但艺术水平已有定论。”从此,张永霖有了主要的收藏方向:关注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家的精品,专注于林风眠作品的收藏。

  欣赏和收藏林风眠的作品,对于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张永霖来说,不仅仅是一件赏心乐事。

  出生于1900年的林风眠,是20世纪中国画坛融汇中西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才华横溢,少年得志,却一生颠沛流离,饱受煎熬,1977年移居香港,直至离世。张永霖的收藏,以林风眠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及80年代创作的作品为主,囊括了仕女、静物、风景、京剧人物等主要题材,收藏的规模和序列性一目了然,但他自认仍有遗憾:“林风眠没有大幅的巨作,而且很难买到他的油画”。张永霖喜欢的不是林风眠作品的形式美,而是作品中能经得住久久品味的厚重:无论是水墨勾勒的白鹭,还是色彩浓烈的静物,抑或是清雅的仕女,在如梦的线条勾勒中,在如诗的色彩世界里,满是情感和意境的真切表达。那是林风眠于苦难中背负着的理想。这种理想与厚重,成就了林风眠,也成就了张永霖的收藏和随之建构的立足于学识的收藏观。

  在张永霖看来,收藏家是“黑洞”。“绝大多数收藏家的藏品世人一般是看不到的。特别是有人是拥有狂,藏品买回去几年都没有打开过,太可惜了。”因此,他希望有实力的收藏家多办展览、多出版。“虽然不能排除藏品作为固定资产传下去的可能性,但保护文物、传承文化应该是收藏的主要目的。”

  张永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2003年底到2004年初,张永霖出借自己收藏的60余幅林风眠作品在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展出。这次以《绝色人家——张永霖藏林风眠绘画》为题的画展,在香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如张永霖所愿,展览促进了人们对于林风眠以及中国现当代画坛的认识,同时,也让人们看到了商界精英张永霖作为新派收藏家的另一面——以文化为生命底色的现代人,于温文尔雅中见风骨,于沉静内敛中见锋芒。

  收藏之累——

  累在喜忧参半

  近几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狂热,张永霖身处其中感受深切。

  他不愿评论现在的市场价位,说起当年的判断与观点,也少了当初的自信与决然——虽然喜欢,张永霖却从不购藏国外油画大师的作品,他只收藏中国书画,而且是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对此,他的观点是:“我刚入行时,中国顶级艺术大师的画价,是西方艺术大师画价的三百分之一,甚至五百分之一,太不成比例了!所以,要买就买中国一级大师的作品。”如今,谈及此事,他的话锋往往一转:“当然,这是在1993年至2003年10年间。过去两三年,西方艺术大师的油画没涨,中国艺术品狂涨,这种观点现在就很难讲对不对了。”真诚与无奈包裹在一起,带着对收藏前景喜忧参半的感慨。“收藏的出发点很重要。我从事收藏的头10年,市场风平浪静,因为那时人们介入收藏不为赚钱。但现在许多人只看艺术品的价格而不看价值。从事收藏应该基于对艺术的热爱,应该长时间在一个收藏系列里研究、发掘。收藏爱好者要具有欣赏艺术的能力,而不仅仅是拿着藏品到处去鉴定真假。”

  内地收藏家如今到香港参与竞拍的越来越多,张永霖建议大家不要只是为了赚钱去竞拍。“中国那么大,几百个城市的有钱人追逐有限的艺术资源,最终只会毁掉艺术品市场。收藏以前是小圈子的事,艺术因市场扩大了民众的兴趣,从长远来看是有益的。只是介入收藏的人越多,藏品就越分散。艺术品市场早晚会自我调整,调整会更痛苦,但是只有价格降下来时可以给人再思考的机会。”

  张永霖的藏品绝大多数都来自于拍卖行,所以他对拍卖行的信誉十分看重:“一个法制的社会,守规矩的人不能太吃亏。目前艺术品拍卖市场最大的问题是作为消费者的收藏家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收藏家对于拍卖行的拍品不能放心,所以竞投作品也就变成了一件战战兢兢的事。有远见的拍卖行应该采取措施切实保护参拍者的权益,才能拥有长久的信任和稳固的合作。”

  对于现在的艺术品市场,张永霖还是抱着乐观、冷静、积极的态度去看待。“避开高价位的、热点的拍品,还是可以买到喜欢的东西的,但千万不要想着从中赚钱。只要是好的、稀有的艺术品,一定会涨,买贵的东西升值速度也许更快,但那是一种诱惑,也正是这种诱惑,让许多人将收藏变成了一种赌博。”

  专注却不贪婪,淡定自若又不乏使命感,这便是作为收藏家的张永霖。


公开选拔管理信息系统
  既可满足省、市、自治区组织人事部门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公开招聘公务员的集中管理,又可满足地市、县选拔领导干部跨区域分布式管理的应用;可实现省市县公选三级联动,省市二级联动;可实现省、市、县独立操作公选和公招工作。 [详细]
公开招聘管理信息系统
  既能满足集团化企业人才招聘的集中管理;子公司的独立招聘;根据企业不同的招聘需求定制自主的招聘管理系统,使人力资源部门与用人部门在招聘过程中可以共享信息、充分沟通,实现流程化协同办公,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