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民歌中的草原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7月29日    

       在南方,在我去过的一些城市,朋友曾对我说:你的家乡内蒙古多好,白云像河流,草原碧绿无边,真羡慕啊。我听过时有默然。他们说的景象有可能正在变为过去时,存乎早先的画报上。草原的一些地方过度开发导致了荒漠化,有的地方挖煤造成地面下沉,湿地和湖泊渐渐萎缩,采矿业不可逆转地损害了草原的生态生命,牧民们为失去了原有的生活环境而忧伤乃至贫穷。我如何回应朋友们的羡慕?草原之美是内蒙古的美,也是全国人民的美,如今却在消失中。可是,谁能挡得住GDP的铁流呢?我不知现代化的步伐怎样与草原的纯朴兼容,让草原的特质——绿草、蓝天、羊群和清澈的河流——仍然留存于草原而不是摄影展览中。当“建设”或“工业”这些词用在牧区的时候,我心里都害怕。对善良的牧民来说,建设与工业并不能比草香与宁静带来更多的幸福。前不久,我在翁牛特旗见到另外一种工业化,让我新奇,感觉工业中也有人性和理性,可以与保护牧民的家园并进,让更多的外出打工者回到家乡。

       翁牛特旗为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的赤峰市所辖,西拉沐沦河与老哈河流经境内。1973年,这个旗的三星他拉出土一件27厘米的碧玉龙,被视为国宝,成为红山文化的标志物,因而这里又叫“玉龙之乡”。

       我游历了翁牛特旗东部的海拉苏、格日僧等几个牧区乡镇,听民歌、观赏牧民个人出资办的长调比赛和赛马大会。离开前,主人邀请我参观玉龙工业园区。听到“工业”,我连忙揖别,说我外行,跟不上时代也不打算跟,不看了。主人说你不妨转转。我转了一下,在那里又待了两天,感到耳目清新。

       玉龙工业园区离旗所在地乌丹镇3公里远,过去曾经是烂泥滩,现在是一片现代化的厂房。先参观的企业是生产汽车减震器和工业阀门的工厂,产品用于韩国5万吨级邮轮、意大利产的轿车以及日本产50吨挖掘机。厂里见不到老旧机床,代之以车、镗、钻、刨于一体的数控玻璃屋子,600万元一座,叫加工中心。这里是东北加工精密零部件的较大企业,年加工30万件,被命名为“自治区级技术中心”。

       谢天谢地,玉龙工业园区没开矿,他们的工业是技术先进的装备制造业,没污染、没侵占草场耕地,吸纳当地劳动力就业尤可称颂。

       有一家企业,年产马铃薯全粉1.2万吨。春天跟农户签订回购合同,提供种薯,秋季按每公斤高于市场价0.2元回收商品薯。这是集马铃薯脱毒、种薯繁育、商品薯生产、全粉加工于一体的大企业。还有一家纺织企业年产服装200万件,有自营出口权,现有员工500人,全是农牧区的女性劳动力。另一家生产泳衣和西服的服装厂,已安置劳动力800人。

       翁牛特草原,在我印象中盛产民歌、沙子和小米。这里是蒙古族民歌《诺恩吉亚》的诞生地,是第一支文艺轻骑兵——乌兰牧骑的诞生地,还是毛泽东批示赞誉的全国第一个牧业合作社乌兰敖都大队的诞生地,想不到,如今成了装备制造业的产业带。

       玉龙工业园区规划面积30平方公里,目前已入驻大连、北京、承德和呼和浩特等地民营企业37家,完成投资25亿元,成为内蒙古较大的加工制造业园区之一。

       发达国家之发达,在于制造业发达而不是矿开得猛烈。制造业能够聚合资本、技术和劳动力。开矿则不然,有少量资金和少量劳动力就能当暴发户。在牧区采掘矿产,生态成本太高,草原和植被受到破坏,河流污染,祖辈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被迫离开家园。这种工业太霸道了。有人觉得草原失去了小鸟、野花和露水无关大局。对牧民而言,这却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内容,意味着完整的生态。在以资源为依托的地方,富是够富,却称不上发达。发达指的是制造业和技术领先。

       中国的18亿亩耕地不够庞大的农业人口耕种,农民早晚而且正在离开土地。如果一半的农业人口离开农村,耕地和农民收入就等于增加了1倍。关键是农业人口往哪里去?大城市会是他们永久的居住地吗?如果让农民在家乡变成工人,制造业恰恰是环境友好又可以吸纳大量劳动力的产业模式,是一条新型工业化道路。

       每年春节,我在老家过完年往回走时,赤峰火车站的人流比囤里的米粒还密集,检票进站几乎不可能。有一次,我目睹黑压压的旅客把站台几十米长的铁栅栏挤倒了,背着大包小裹的人群踏着栅栏冲向列车。车站员工和警察目瞪口呆,全傻了。头些年,过完春节往外走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去干什么?外出打工。

       他们奔向资本和技术密集的地方谋生,那个地方统称城市。在餐馆吃饭,我会留意服务员的脚,这些打工妹的脚常常肿着。子夜,下工的农村孩子们坐在马路边欣赏城市的美景。他们永远不知道高楼灯火里的城里人的生活场景。受苦和受到忽略不是他们最大的问题,问题是80后的农民工能学来够一辈子用的技术吗?能在城里买房并让自己的孩子在城里入学吗?这不是城市的过错,是他们的家乡提供不了城市化的就业机会。

       赤峰的领导认为,一个地区外出打工的人数由多变少,劳动力由输出变为输入,代表着这个地区综合实力的提升。为了让自己的乡亲留在家园,必须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吸纳农村牧区劳动力,提高地区竞争力,产生城镇化聚合效应。目前,翁牛特旗玉龙工业园安排劳动力5000多人,建成后需要10000人。另一个梧桐花工业园区已入驻企业14家,用工1000多人。两个园区将拉动现代仓储、物流和餐饮业的跟进,完成更多的劳动力就业。从去年开始,在外地打工的翁牛特人陆续回流,来到玉龙和梧桐花工业园区工作。

       我跟员工们座谈。他们多数是翁牛特旗人,原来在大连、青岛和河北等地打工。他们说,“外地房子太贵,我们永远买不起,还是回家好。在收入相同的情况下,在家比在外打工能攒更多钱”。

       这些孩子来厂里上班时,父母套牛车、马车把孩子送到厂里,跟结婚似的。玉龙工业园区管委会修建4幢2万平方米的公租楼房,分婚房和单身两种,算上采暖费,每人一年租金1500元,由企业支付。员工现已入住1000多人。家住乌丹镇的员工,每天上下班有企业大巴接送。

       鸿雁,被蒙古族人民寄寓了美好的感情,它远行复归故里,对家乡魂牵梦绕。这里的打工者也曾是飞越关山的鸿雁,如今他们呼吸着家乡的空气,喝着家乡的水,看着亲人的脸,在工厂上班。翁牛特草原的鸿雁,一群又一群飞回西拉沐沦河畔。

       内蒙古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歌,叫“我和草原有个约定”,述说在外乡的人对草原的眷恋。

       草原生态好,不仅让旅游者倾心,也让企业家向往。草原是一块纯净的夜空,外来的现代化企业有如闪烁的群星。

       如今的翁牛特旗,显示出越来越好的前景。现代化来到它身边,草原、蓝天、小鸟和露水也在身旁,这里仍然是民歌中的草原。


公开选拔管理信息系统
  既可满足省、市、自治区组织人事部门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公开招聘公务员的集中管理,又可满足地市、县选拔领导干部跨区域分布式管理的应用;可实现省市县公选三级联动,省市二级联动;可实现省、市、县独立操作公选和公招工作。 [详细]
公开招聘管理信息系统
  既能满足集团化企业人才招聘的集中管理;子公司的独立招聘;根据企业不同的招聘需求定制自主的招聘管理系统,使人力资源部门与用人部门在招聘过程中可以共享信息、充分沟通,实现流程化协同办公,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