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战国》观后:得人才者得天下
来源:《首席人才官》 2011年7月25日    

       最近热映的电影《战国》集合了众多明星,以中国战国时代魏国和齐国之间的战争为背景,以庞涓与孙膑兄弟二人的恩怨情仇为主线,再现了战国时代攻伐交错,大国争雄的宏伟历史。
       但由于编剧和导演的水平有限,电影台词过于搞笑,情节也颇多牵强,雷人之处甚多,但是影片对战国时代各诸侯国高度重视人才这方面的刻画还是比较到位的,这也算是本片不多的几个亮点之一吧。而在实际的历史上,战国时代也确实是人才辈出,将星云集,而各国之间对人才的争夺更是一刻也没有停止,一部战国史,即是一部诸侯争霸的战争史,更是一场人才争夺的大戏,我们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是得人才者得天下。
       下面就让我们回顾一下战国初期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吧!
       战国时代一般是指公元前475年~公元前221 年,也有人认为应该从韩赵魏三家分晋开始算起直到秦始皇统一天下为止,即公元前403 年~公元前221年。战国时代处于东周末期,是华夏历史上分裂对抗最严重且最持久的时代之一,也是中国从分裂走向统一的时代,经过春秋时期300多年兼并战争,原来的一百多家诸侯国,到了战国初期,就只剩下了二十余家,其中又以西秦,东齐,中原三晋赵国、魏国、韩国,南楚,北燕此七国最强,史称“战国七雄”。
       在战国初期,魏文侯(前445年-前396年在位)首先任用李悝(法家代表人物,作《法经》)进行改革,尽地力之教,建立武卒,废除世卿世禄制度,建立郡县制官僚制度,按 “食有劳而禄有功”的原则,根据功劳和能力选拔官吏,削弱贵族特权,建立郡县官僚制,实行平籴法,平抑物价。李悝变法使魏国强盛,魏国又相继重用吴起、西门豹(西门豹治邺的故事大家应该耳熟能详吧)等人治理地方,发展经济,遂成为战国初期第一个强国。
       魏国可谓因人才而兴盛,然而吊诡的是,魏国亦因人才的流失而衰落,这里面有三个人尤其值得注意。
       第一个人是吴起
       吴起(约前440年-约前381年)是个非常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原本是卫国人,自幼喜好用兵,一心想成就大名,在卫国谋求发展不成,投奔鲁国,在曾参(孔子门徒)门下学习,因未回家奔母丧,曾子鄙之,断绝了与其之间的师生关系。
       前412年,齐国进攻鲁国,鲁穆公用他为将,但因其娶齐人女子为妻,疑之,为表决心,吴起“杀妻求将”,大败齐军。
       吴起的得势引起鲁国群臣的非议,一时流言四起,鲁君因而疑虑,就辞退了吴起。
       吴起离开鲁国后,听说魏文侯很贤明,投奔魏国,魏文侯就任命他为将军,率军攻打秦国,连战连胜。魏文侯因吴起善于用兵,廉洁而公平,能得到士卒的拥护,就任命他为西河郡守,抗拒秦国和韩国。这一时期他“曾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辟土四面,拓地千里”。特别是公元前389年的阴晋之战,吴起以五万魏军,击败了十倍于已的秦军,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也使魏国成为战国初期最强大的诸侯国。
       后,公孙痤任相(其妻是魏国公主),对吴起非常畏忌,欲除之,设计陷害。吴起不得已,离开魏国到楚国去了。
       此时的楚国国势衰落,楚悼王奋发图强,平素即听说吴起之才,故吴起一到楚国就被任为相。前382年,吴起进行变法,裁减冗官,废除贵族的世卿世禄,明法审令,禁止私门请托,把节省下的钱粮用以供养战士,主要目的是加强军队,破除纵横稗阖的游说。于是南面平定了百越;北面兼并了陈国和蔡国,并击退了韩、赵、魏的扩张;向西征伐了秦国。楚国大有中兴之势。
       吴起离魏至楚,是魏国之不幸,却是楚国之大幸,削弱了魏国的力量,却让楚国强大起来。
       第二个人是商鞅
       商鞅(约前395年—前338年),也是卫国人,卫国国君的后裔,公孙氏,故称为卫鞅,又称公孙鞅,后封于商,后人称之商鞅。
       商鞅“少好刑名之学”,专研以法治国,受李悝、吴起等人的影响很大,卫国没落,商鞅投奔魏国,成为魏国宰相公叔痤家臣,颇受器重。公叔痤病重时对魏惠王说:“公孙鞅年少有奇才,可任用为相。”见惠王无动于衷,又对惠王说“王既不用公孙鞅,必杀之,勿令出境。”后不忍,乃招商鞅据实告之,让商鞅速速逃走,商鞅不以为然,对公叔痤说:“王既然不能听您的话而信任臣下,又怎么会听您的话杀臣下呢?”公叔痤死后,魏惠王果然对公叔痤的嘱托不以为意,不用不杀。
       商鞅听说秦孝公广发求贤令,便来到秦国。商鞅三见秦孝公,提出了帝道、王道、霸道三种君主之策,只有霸道得到秦孝公的赞许,于是重用商鞅,开始变法。
       前356年和前350年商鞅先后两次实行变法,变法内容为:废井田、开阡陌,实行郡县制,奖励耕织和战斗,实行连坐之法。商鞅在位执政十九年,秦国大治,史称商鞅变法。变法日久,秦民大悦,秦国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国力日盛。商鞅变法奠定了秦统一的基础, 使秦国一跃成为强国,有实力东进以争霸天下。
       前340年,商鞅率秦军败魏国公子昂,魏割河西之地与秦,使魏迁都大梁,此时魏惠王大忿:“寡人恨不用公叔痤之言也。”
       假如当时魏惠王能重要商鞅,历史就将改写,统一中国的未必就是秦国了,可惜,历史不容假设,魏有商鞅而不能用,悲哉!
       第三个人就是孙膑
       魏武侯死后,魏罃与公子缓(魏缓)争立君位成功,史称魏惠王。即位初,以公孙痤为相,一度攻破秦国国都栎阳,迫使秦退回雍城,魏惠王六年(前364年),把都城从安邑迁至大梁(今河南开封东南),因此在《孟子》一书中又称为梁惠王,魏惠王在位中期重用名将庞涓,军事实力大增。后听闻孙膑有大才,欲用之,乃使庞涓引见,然庞涓嫉贤妒能,陷害同学孙膑,髌其足,使孙膑残废。孙膑忍辱负重,装疯卖傻,终于在齐国的帮助下逃离魏国来到齐国,并被齐王重用。电影《战国》就着重描述了这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接二连三的人才流失,已经导致魏国元气大伤,而孙膑的离魏入齐,则终于敲响了魏国衰败的丧钟。
       公元前354年,庞涓率大军包围赵都邯郸,赵国向齐国求救,齐王命孙膑为军师,田忌为大将率军救赵。孙膑“围魏救赵”,乘魏国内部空虚,率军直捣魏都大梁,庞涓撤军回救,结果疲惫不堪的魏军走到桂陵(今河南长垣北)遇到埋伏在那里的齐军,齐军以逸待劳,大破魏军,桂陵之战,成为历史上的著名战例。
       此后,庞涓又于公元前342年迎战援救韩国的齐军,中了孙膑的“增兵减灶”之计而冒进,于马陵(今河南范县西南)遭到齐军伏兵攻击,庞涓兵败自杀。
       庞涓死后,魏国彻底衰落,以至于魏惠王感叹“东败于齐,西丧秦地七百余里,南辱于楚”。
       魏国从战国第一强国,衰落为一个诸侯得而欺之的二流国家,只用了短短半个世纪的时间,魏国之兴,在于其能礼贤下士,选贤用能,魏国之衰,则在于人才流失,用人失当。
       楚才晋用,此消彼长,魏国的兴衰再次证明了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得人才者得天下,后人不可不引以为戒。

(文:搜狐畅游公司人事经理  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