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天意怜“父亲”
来源:北京日报 2011年7月22日    
黝黑的皮肤、车辙似的皱纹、开裂的嘴唇,不要恍惚,眼前这张苍老、苦涩而茫然的“脸”并不是罗中立的成名油画《父亲》,而是一枚不可多得的长江画面石,它所表现的,也是“父亲”。


  黝黑的皮肤、车辙似的皱纹、开裂的嘴唇,不要恍惚,眼前这张苍老、苦涩而茫然的“脸”并不是罗中立的成名油画《父亲》,而是一枚不可多得的长江画面石,它所表现的,也是“父亲”。

  所谓长江石是长江的源头唐古拉山到出口吴淞口河段产的石头,其中也包含了很多支流汇集到长江的石头。长江上游复杂的地质地貌构成了长江奇石石质的丰富性和多样性。长江奇石以画面石为主,亦有造型石、色彩石、浮雕石。画面石的表现形式非常丰富,有的如贵州蜡染,有的如风光照片,有的如剪纸皮影,有的如彩墨图画,有的如漫画卡通。往往同一题材,有多种表现形式,风格迥异,花鸟虫鱼、人物风景,或写意,或写实,或象征,或变形,或粗犷,或秀丽,或繁茂,或简约,或旷远,或冷逸,或古拙,或雄奇,或刚健,或柔媚。不同的石质,不同的气质,千姿百态,演绎出长江画面石个性突出、少有雷同的独有魅力。
  与油画的写实手法不同,当人物的题材反映在天然的长江石上,则兼具写实的具象与写意的意境。比如潘启鸿收藏的这枚奇石《父亲》,同样表现的是一位苦涩的老人,但由于石体天然纹路的描画,而显得更加朦胧与深远。老人枯黑、干瘦的脸上布满了像沟壑、又如车辙似的皱纹与深陷的眼睛露出了凄楚、迷茫又带着恳切的目光,像是在缅怀过去,又像是在期待未来,让我们感受到那善良目光的“通视”。如果说罗中立的油画《父亲》是以高度写实的精神,毫不遮掩地把老人的“丑”真实地表现出来,以使之有血有肉的话,那么这枚长江奇石《父亲》则更像是上天动了恻隐之心,有意虚化了那触目惊心、令人不忍的“丑”,而以天然的石纹,写意而清晰地勾勒出了那饱经沧桑的轮廓与灼热悲恸的神情,那是《父亲》的灵魂所在。

  赏石的精髓在于赏“意”,不同心态的观者,可以听出不同的“石语”,而只有意喻与人欲相合的表达才有收藏的价值。如同赏罢这块长江奇石《父亲》,有的人读出了悲叹,有的人读出了歌颂,但无一例外都经历了心灵的摇撼,因而每个观者都有各不相同但同样厚重、绵延的表达,这也许就是赏石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