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病里花落知多少
来源:广州日报 2011年7月15日    

  有报章说北京人四成有生活方式病。我没翻开看过,估摸着就是由生活方式的改变所引起的,比如朝九晚五、比如很少在家吃饭、比如长时间使用手机和电脑等等。

  这些病的确是现代病,也是变态病,是人在进化过程中逐渐蜕变和改变基因的一种方式。我们都狼图腾了,认狼为祖先,真叫是一个狠。谁身上要是没有一点狼性,在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所提醒的这个“丛林法则”盛行的社会里,还真是没法混。

  朝九晚五对应的病是失眠,很少在家吃饭对应的病是胃炎和口腔溃疡,数码产品对应的病是辐射、耳朵和眼睛的不适等等。

  这些病够现代,但不够美,不像一些传统病,具有病态的美感。比如说抑郁症。但凡有点文学底子的,都知道,如果伤感小说中没有一个抑郁症的女患者,而恰好又美丽不可方物,那简直是不忍卒读。即便男子得了此病,哪怕不是相思的缘故,也依然为人所津津乐道。崔永元就是这样一个挺身而出的个案。

  小崔虽然是名嘴,但不是名伶,不过,他搞了一个“电影百年传奇”,一一体验了革命故事片中的主角滋味,如果不是嘴角天生撇着,便是一副千古名伶胚子。

  这男人得抑郁症,便想转移注意力,精神便都使唤到事情上去了。可以这么认为,抑郁症成就了小崔。出过小崔一书《不过如此》的出版界大腕金丽红有一次跟我提到他,便赞赏不已,说此人心性极高,怎么都不服输。哪知是“郁郁不可终日”在作怪。

  所以,抑郁症不仅是美人病,同样还是英雄病。另外还有一种天才病,天才的童话作家郑渊洁是这样说的:精神病其实都是天才。他忽悠我,说自己其实有精神病中的一种:强迫症。

  抱着孩子,有时有想把孩子扔下去的冲动;做节目,老想着打对面微笑的主持人一耳光;坐车,总是想坐过站。

  周星星的《功夫》大卖,相信很多人都在银幕上看到了“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那块牌子,暗指精神病院。谁说“天才”不是非正常人类呢?就连周星星自己,常常在电影中装疯卖傻,时日长了,便也成了喜剧天才。

  李咏就没有这样好运气,因为他得的病,就没有这样具有美感。他在“非常六加一”和“幸运五十二”之后,被紧张的工作整了个失眠。这种现代病令他苦恼不堪,不得不靠服安眠药才能入睡。

  这种病,真的一点创意也没有,远不像天才病和英雄美人病来得那么令人击赏。

  我自己最近也病了,既不是现代病也不是传统病,是普通病。普通人当然只能得普通病,毫无美感,也无登报的必要。

  只有老婆可怜我,不停地催促去医院。考虑到老婆的话不可全听也不可不听,一直拖到生病不息高烧不停咳嗽不止才去。

  此时才顿悟,历史上那些著名人士为什么要取名叫辛弃疾、霍去病、张无忌、范无病、沈胜衣。哦,有些人不是历史上的,说胡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