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条条大路通罗马
来源:南方日报 2011年7月13日    

  最近一段时间,我大部分时间在故乡。父母都去世以后,他们遗留下来的两片宅基,有一片分给了我。我一直喜欢乡村的宁静和安详,故乡距离我现在生活的济南也不算远,我就在今年夏初回去把房子和院子都建了起来。

  我很多的中小学同学、小时候的伙伴,在县城和我家附近几个乡镇工作的朋友,听说了我回家建房子的消息,除了到村里看望我、问我有什么具体的困难之外,轮流召集聚会,我几乎见全了我离开故乡几十年以来没有见过面的同学故旧。

  自从1982年考学离开故乡之后,虽然后来我在故乡的县城工作过7年,每一年也总是抽时间回去几次,但是,总是来去匆匆,对于这些同学故旧的信息知之甚少,有一些甚至是一无所知。在内心里甚至是一直延续着当年我们那个时代对于人生的判断:考学出来的,就登了龙门;落榜的同学,就下了地狱。

  这次回去,见面的同学朋友,几乎都是当年中学甚至小学没有读完,或者参加了高考而名落孙山的。我一直以为他们都早已经“泯然众人也”,成为了无数普通农民中的一个,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但是,当见面叙旧了解了他们以后,我万分惊诧于每一个人人生道路的巨大变化。

  第一个邀集聚会的是我中学的同学,他姓刘,上初中的时候我们一个班,上高中的时候是同位。当年我们一起参加高考,他以十分之差落榜。我在县里工作的时候,只听说他是贩卖粮食种子的个体户。可这次见他,他驾驶着刚刚挂了牌子的越野本田来接我,一定要带我去距离我们家18公里的郓城县城吃饭,呼朋唤友,浩浩荡荡几部车。酒过三巡之后,我终于知道,他现在是我们乡优良牛羊品种养殖和销售的龙头老大,年利润早已经超过几百万元。更让我惊奇的是,他的大儿子已经被公派到美国耶鲁大学读博士,二儿子是他养殖基地的总经理,而我们这些当年考学出来的同学尚无一人的孩子考上硕士。

  隔了几天,我家附近的梁宝寺镇上的一位曹姓同学又邀请了几位这个镇上的同学聚会。当年读高中的时候,我们一个班,也是我考学出来的那一年,他落榜回到了村里。最初我只是听说他托人到镇上的汽车站当了临时工,就是卖票打扫卫生看大门的工作。可现在,他在他自己的酒店请我吃饭,他的大楼是镇上面积最大、楼层最高的楼,集超市、饭店、宾馆于一体。他告诉我,这个大楼每天给他带来的利润在两万元左右。他先带我参观了他装修豪华的大楼,参观了他宽大的办公室。他的助手气质文雅,我问询后得知,助手毕业于省内一所名牌学院的经济专业。

  我有一位初中的同班同学姓司,我们初中的时候是同位,他所在的村子不靠近公路和集镇。这些年他一直做运输生意,现在年纪大了不再开车跑运输,到距离我的家100多米的公路边买了一块地,建了一座三层楼,开宾馆和超市。因为距离我的家最近,他坚决而不容置疑地要我住在他的宾馆里,每天厨师都准备好可口的饭菜。因为我看到他的宾馆几十个床位天天满员,实在不好意思耽误同学挣钱,去了几天以后就找各种理由推辞不再去。结果他亲自来我建房的工地,很生气地对我说:现在我们还是心疼一两百元钱的时候吗?

  在家一个多月,我除了感动于同学故旧的深情厚谊之外,更多的是对他们生存状态的钦佩。同时,他们的成功,也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考大学出来,毫无疑问是人生的首选,但是,并不是唯一的成功之路;人生有很多条道路,都能够通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