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神鸟再现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7月11日    

  那天,我和朋友正站在南沙河里戏水。黄昏的南沙河水浅沙净,薄暮轻扬,白鹭在沙渚上安详漫步,两岸绿树葱茏。突然,奇迹出现了,一群朱鹮飞过来——它们和传说里一样,翅膀下一道美丽的彩虹,鼓翼翔飞,天鹅般的高贵从容!它们先是两只飞过,我本能地喊道,啊,朱鹮!接着,有5只飞过来,如一片祥云掠过,整个天空都被映红了。

  朱鹮是神鸟。故乡的人们说,朱鹮和凤凰一样,凡人是看不见的。不知道我们怎会有这样的幸运,居然看见了一群鼓翼翔飞的朱鹮。

  30年前,国家宣布朱鹮为濒危动物,全世界只有7只,栖息在秦岭深山里。据说,它们消失已有17年之久,科学家们寻找多年,行程5万多公里,足迹遍及13个省市,最后才在汉中洋县姚家沟找到它们的踪迹。也许是因为它的最后栖息地在我的故乡,也许是因为它承载了我美好的愿望,我对朱鹮格外关注。故乡的人说,上世纪50年代,汉水之滨到处飞翔着朱鹮,是大炼钢铁砍掉了它们栖息的大橡树,田地里又遍撒农药,朱鹮无法生存,才飞进了深山。

  曾经,为了梦中的神鸟,我去流浪去追寻。那是1986年初春,我受种种传说的诱惑,于西安回家途中半道下车,先大安镇、汉水源头嶓冢山,后洋县,一意要寻觅朱鹮的踪迹。我跟着一个哑巴向导进入洋县国家级朱鹮保护区,一路在桦树林里徜徉,在金水河边看草鹿子喝水,与长尾巴的锦鸡一起在阳光里漫步,尽享了大自然的美妙。可是,来到保护站却是乏味的。保护站有北大的教授和研究生们驻守,专门观察研究朱鹮,山坡上架一个高倍望远镜,一天24小时,朱鹮们的所有动作行为都要记录在案;产卵期,为了防止天敌干扰,他们还要在森林里日夜守护。实话说,现实里的朱鹮跟传说中的神鸟大相径庭。它们是些灰白色的大鸟,粉颊长羽,看起来有些疲乏,没精打采地在山谷的冬水田里走来走去,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动物学教授说,这是数量太少,种群近亲繁殖造成的。但它飞翔起来依然美丽非凡。我问,你看见过它们飞翔吗?教授摇头说没有。有人建议我敞开华丽的风衣引诱朱鹮飞翔。认为这鸟也许同孔雀一样,比较虚荣,爱跟人比美。我用各种姿态展示了风衣,但朱鹮无动于衷。我们在保护区整整待了七天,却没有看见一只朱鹮飞翔。至此,我产生了怀疑。也许,神鸟朱鹮只在人们的传说和想象里。

  然而,事实上它的确是存在的。被誉为鸟类“东方宝石”、被看做人类“吉祥鸟”的朱鹮,不仅存在,而且分布广泛。一个曾经飞翔在中国、日本、俄罗斯的鸟类种群,突然形只影单,只剩下7只,这实在是自然界的大悲剧。记得1978年,当科学家们在秦岭深处发现朱鹮时,整个世界为之震动。它的生存状况曾使整个人类关注和焦虑。

  朱鹮是高贵的!它对生存环境的要求很高,喜欢山谷、河边、冬水田和人群相对稀少的幽静之地,喜食冬水田里的泥鳅。朱鹮又是最为淳朴的!它所要求的生存条件恰恰就是自然和谐、安宁祥和、无污染、无噪音。人类破坏了自然界的和谐,它就遁世了。它是在抗争,还是在以这种方式昭示种群的高贵?因了它宁洁勿滥的品行,我对它心存敬仰。是的,一只鸟也可以飞翔出一种不容亵渎的神圣和尊严!

  为挽救朱鹮,国家花了大气力。先后建立了多处人工繁殖培育基地,禁止砍伐秦岭山地的橡树,禁止在田地里使用化肥农药等等。那时我曾怀疑这些措施。现在看来,国家的政策极其有效。一个重要的事实是,朱鹮的野生种群已经壮大到200多只,人工培育也很成功,国家建立了朱鹮野化放飞基地。我们今天所看见的朱鹮,就是它回归自然的希望之光。

  我为南沙河庆幸,是它自然和谐的美景引来了神鸟的光顾,是它水浅沙净的美丽给了神鸟光顾的理由。惟愿神鸟给更多的地方带去祥云,惟愿朱鹮的种群日益壮大,飞翔出整个地球的和谐与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