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布鞋
来源:光明网 2011年7月6日    

  我喜欢在校园里行走,那种短暂的与社会相对隔离的感觉真美。倘若有一双布鞋陪伴着你,甜软、轻柔经由大地抵达你的心海,好像突然被人撩拨了一下,顿时让你找回多年前亲近土地的感觉,舒适之美来自于足底刹那间的触动,平静、柔和,富有生活的况味,你就会由衷赞美这样一双布鞋,这样一种人类化石般的文明是怎样悄悄唤醒你内心深处的隐秘感觉的。

     我毫不吝啬的在柜台前掏出几张大票子购买这双布鞋的时候,源于一种感觉和期盼。在城市的一隅,我发现了它们,它们平静地躺在橱窗里,犹如尘封已久的乡下童年记忆。我的眼睛飞快地掠过那些锃光瓦亮的皮鞋,最终停留在布鞋们的整个躯体之上。我看到各个朝代的大臣们急匆匆的脚步,他们的脚下套着的是一双双惬意之鞋,权位之鞋;我又看到万千的平民百姓从古代走来,他们好像踏平了很多坎坷,度过了很多泥泞,布鞋是他们贴心的伙伴,一路尘土,承载他们一生的期盼与希望,在大地和生命之间,布鞋完成一种自然的灭亡过程,犹如人的一生:从新生到最终归于泥土。布鞋的无语而歌,是一种生命的自然释放过程。我在它们的陈列橱窗里,看到它们的执拗和坚韧,软面硬底的构成框架书写着几千年的中国文明史,我毫不犹豫地购买下它们,不顾它们超越那些油光粉面的时髦皮鞋近一倍的价格,我知道,此刻,在这座城市里,只有它可以成为我无言的朋友。

     一双在体制内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贵足,一时难以适应布鞋的外表给人带来的萎缩。布鞋几近土气的原始风貌让你一下子失去了穿皮鞋的挺括,自信和崇高,当毫无表情的布鞋,套上你的双脚,你用它压一压地,大地回之于轻软的感觉,你才猛地醒悟皮鞋敲击大地的声音充满了虚假、做作和恶霸般的盛气凌人。那双被皮鞋禁锢了几十年的双脚已经失去了天然的模样,带有一种呼唤束缚的怪癖了。我让自己的一只脚插进布鞋,另一只脚插进皮鞋,这种对比的感受让我的心几乎震颤起来:我竟然在自以为是中恍然度过了这许多年。没有感觉到皮鞋的坏,处处念及的是皮鞋的好,还不时打磨它,以皮鞋与大地富有质地的碰撞声音唤回自信、轻狂、甚至虚幻的一切。冥冥中,就这样让皮鞋框化了一双脚,让你在虚荣的满足里改变自己的情状。幸好我还不是女人,高跟皮鞋对人的摧残则是另一番令人恐怖的味道。而貌不惊人的布鞋,打开了另一扇窗,窗外是田野、大地和碧绿的庄稼,你嗅到泥土的气息,看到果实的丰硕,更重要的是你从虚幻的感觉里回到了现实的大地上。

     目前我只能在校园里穿着布鞋自由地行走,返回单位还要继续让皮鞋压榨双脚。因为城市逼仄着布鞋的生存空间,犹如汽车逼迫着自行车退出历史舞台一样。日渐现代化起来的城市不断淘汰者古人的遗存,似乎淘汰得越彻底才越现代。整个城市构成适应现代审美的话语体系,布鞋难以进入主流鞋的队伍。我在校园里贪婪地穿着布鞋享受着,沿着校园里的花路小径,自然、优雅地行走,布鞋稳妥、服帖,一步一缓脚,带着那种古人书法般的墨香和尊贵,我在布鞋的尊崇里获得一种心灵的彻底释放,有时我静静地停下来,真想为布鞋唱一首歌,我默默地看着布鞋,这个可心可意的东西,怎么就这样被现代人冷漠地遗弃了哪?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看到越来越高的高楼,在追求形式美的极致,我就知道大地离我们人类远去了;科技划开人文的胸膛,为人类填补了很多树脂般的材料,看上去美丽,却窒息了很多跳动的情愫。面对布鞋,我只有感恩之心。感谢古人的遗作,让我得以靠它抵抗现实冷酷的侵袭。

     平凡无语的布鞋犹如传之不衰的儒家文化,在你亲身体验它之后,其实你的感受无法用语言表达。布鞋之美其实更多的是美在无法言说里,有时我想,这样一种悖论,很需要现代人在接触古典时予以多角度的反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