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苦菜花》:感受母亲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7月6日    

  春天的阳光下,我坐在阳台,手捧《苦菜花》,眼里心里全是金灿灿的苦菜花。那几天做梦,山水之间,也都是苦菜花。

  我的母亲极爱吃苦菜。小时候,我常常挽着小篮,跟随母亲到山坡野地里挖苦菜。那时我不吃苦菜,嫌苦。后来经过一些生活的磨砺,也为了怀念母亲,开始吃这种野菜。苦菜的根是苦的,开出的小黄花却是香的。只要凑近那些小花,就能嗅到幽幽清香,如同母亲的气息。

  “母亲”这两个字,永远是我生命中最温暖的底色,而《苦菜花》让我一次次地触摸这份底色,重温母亲最朴素的情感。在我阅读过的所有作品中,冯德英的《苦菜花》塑造了最完美丰满、最生动细腻的母亲形象。虽然母亲的名字,只在书的近尾处一笔带过,但是《苦菜花》全书着力写的却始终是“母亲”这两个字,塑造的是一位将自己对子女的小爱,升华到对革命同志的大爱的母亲。作者反复写到母亲嘴角的细纹。在发现大女儿娟子和党员在家里商谈杀地主、打日本鬼子时,“她嘴唇两旁的深细皱纹更明显了,像是在咬牙忍痛,又像是在苦楚地微笑。”被敌人捉住严刑拷打,被逼问兵工厂武器的下落时,母亲宁死不说,“只是咬着已经咬破的嘴唇,抽动着唇边的深细皱纹,一声不响”;革命胜利后,母亲苍白的脸迎着红旗和阳光,“她嘴角两旁那两道明显的深细皱纹,微微抽动,流露出虽然苦楚,却是幸福的微笑。”

  正是这些反复描写母亲嘴角细纹的语句,使我们感受到母亲的心理变化和性格特征。泪眼蒙(目龙)中,一个隐忍勇敢的母亲,似乎就站在我的身旁。甚至于我几次伸出手来,欲抚平母亲嘴角的细纹……呵!饱经风霜,备受磨难的母亲啊,也是我亲爱的党和祖国!

  在我的印象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书鲜有写到爱情的。而《苦菜花》描写了当时被视为大逆不道的爱情。母亲接受了他们的爱情,并说服其他人,使他们名正言顺地结为夫妻。母亲说:“唉,我一个老婆子懂个什么?我是想人都有颗心,将人心,比自心,遇事替别人想想,把别人的事放到自己身上比比,看看该怎么做才对,这样做倒不一定是错。我就觉着,咱们共产党的章程是不会冤枉好人的,倒是处处为受苦受难的人办好事。”没有激烈的举动,也没有惊人的业绩,母亲的魅力,正是在点点滴滴的小事和细节里,感人至深。

  (作者周新寰 工作单位:湖南环达公路桥梁建设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