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再读苏诗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7月5日    

  兜兜转转,流连于一本又一本书,猛然觉得:文字,还是越古老的,韵味越足;诗歌,越切情的,越让人心动。

  爱情,同样是越经得起岁月磨砺的,越诚挚到人心里。

  譬如,苏轼的爱情。很小的时候读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似乎是懵然的。不懂生死,不知茫茫,自然不晓得为何难忘。倒是后面的“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令我更为触动……前两句的六个字,满满的隽永的幸福,多美好啊。在镜前细描素眉的女子,透过镜子看到注视自己的丈夫,彼此微笑……我不知道这是个梦,不知道相顾的两人透过的不是镜子而是生死。

  而今再读,那份懵然变得清晰,终于明白,除了“唏嘘”外,找不到对“茫茫”和“难忘”更好的解释。那场穿越了千年时光藏在岁月背后的爱,如酷夏的一丝凉风或严冬的一杯温水,叫人无法忽略其真实的存在。

  原来有一种爱,不需要记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但对诗人也是有埋怨的,因他毕竟伤了人,伤了那个为他“拣尽寒枝不肯栖”的人。待他发现转过身来,她已等尽了一生。她有何错?只在生命里不期然遇见了劫数,最终换了他一声叹息和一阕词。可细想而来,他也无错。那样的年月里,他能给的,只是让这拣尽寒枝的女人一词以栖罢!

  原来有一种爱,知晓无结果,还是不愿逃脱。

  我笔太拙,写不尽那么古韵悠长的爱,也写不出自己读诗时看到的一场场死而复生的爱情重见光明的感觉。我只能写它们存在过,还有更多,只能无言。

  我却真切希望那些飘渺如孤鸿的恋人们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别再“茫茫”,别再“断肠”,别再让人千年嘘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