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风展红旗如画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7月4日    

  历史同大地一样,有的地方水肥草美,有的地方土壤贫瘠,甚至是寸草不生的沙漠。中华民族虽然伟大,但并不是每一个朝代都令人怀想。也正因为中华民族的伟大,使得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人民,哪怕在漫长的冬季里,也都保留着真挚的情感与清醒的忧患。做这样的人民代表,诚非易事。从过往的历史来看,九十年前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无疑是震古烁今的创世的大事。

  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之一毛泽东曾在他的不朽诗篇《沁园春·雪》中对中国历史上的伟大人物作了点评,并在结尾时豪迈地宣布“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是何等磅礴的胸怀!中国历史中那些强大的王朝,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政治造型。像秦的横扫六合,改封建为郡县,西汉的武功、东汉的文治,唐的兼收并蓄的大国风范,宋的风流蕴藉的儒雅情怀,明的城市化与市民化的生活,清的康雍乾盛世等等,它们连缀起来的历史,既让我们看到了千姿百态的各类人物的思想与功绩,也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国家的兴衰和民族的沧桑。毛泽东在肯定列宗列祖文治武功的同时,也豪迈地断言新生的共产党人必将超过他们,成为华夏这片东方古老大陆上的新主人。

  因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那一把在庙堂高处已经熄灭了的中华民族的生命之火,又在原野上熊熊燃烧起来。这乃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人民的政党。曾有人说,新中国的成立,同西汉、东汉、明朝、清朝一样,都只是农民起义的产物。从历史的表象来看,这种说法似乎并无过错,但细究起来,两者却是大相径庭。勿庸讳言,一些封建王朝的建立,的确因为民众的参与而获得成功。但民众是被动的甚至是盲动的,他们虽然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巨大力量,但他们从来都没有占据王朝的中心。共产党却不一样,从一开头他就宣布自己是人民的政党,让革命成为民众的自觉,让民众成为新中国的主人。这是共产党的缔造者设定的理想。得民心者得天下,但如果民心只是成为九重宫阙的装饰物,只是一句不负责任的口头禅,则载舟的水必将覆舟。共产党人懂得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决定在古老中国的中心,建造人民的殿堂。

  中国人民并非生来就对政治敏感,耕读传家曾是老百姓的优良传统。祖祖辈辈,在平静而富庶的故乡中出生和死亡,这便是人们景仰的诗意的生活。但是,中国漫长的历史中,这样的生活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镜中之月,天上之云。20世纪的初叶,远胜于天灾的人祸在中国大地上蔓延。西方列强的欺凌,地方军阀的割据,土豪劣绅的盘剥,导致哀鸿遍野,国无宁日。如果城市的街巷变成了冒险家的乐园,如果广袤的乡村变成战场,那么可以预见,爱好平静生活的民众终将会诞生一批救民于水火、解国于倒悬的英雄。第一代的共产党人就是这样诞生于民间,又走向了民间。

  从共产党的诞生到新中国的成立,中华民族经历了28个寒暑。在这一期间,中国共产党人一直在民族的救亡图存的道路上艰难地跋涉,无论是在土地革命期间面对敌人的残暴镇压,还是抗日战争期间面对侵略者的血腥屠杀,共产党人从来都没有气馁。无论是井冈山、大别山、大巴山、太行山、长白山、五指山,还是湘江、金沙江、大渡河、淮河、拉木伦河、滹沱河……中国的寸寸山河,都成了共产党人的理想高地。厌恶战争的人们通过战争来解放自己。每一次改朝换代,那些开国的皇帝们莫不在登基的时候宣称自己是天生龙种。惟有中国共产党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在天安门举行的开国大典上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戎马倥偬的英雄已经远去,泽畔行吟的诗人也已消失了背影,但共产党人创世的热情才仅仅开始。毁灭一个旧世界要费尽移山的心力,但建设一个新中国更是难上加难。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不相信转世,但并不否认基因与遗传的力量。数千年的王朝统治,留下丰富的文化遗产。其中有良方,也有毒瘤。共产党人充分相信自己对于各种政治疾病的免疫力,但基因的缺陷却并非一朝一夕所能解决。在砸碎锁链的时候,共产党人所向披靡;在建设国家的时候,却出现过顾此失彼的种种失误。唯我独尊的用世法则,原始宗教的膜拜仪式,这些存活于一个古老民族的心灵深处的文化本性,往往会不自觉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与行动。它们威胁着我们,我们却不能废黜它们。意识形态的敌人与我们共同拥有一个强大的文化母体,我们向它们宣战,如同向自己宣战,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

  从驾驭战争的革命党变成领导国家的执政党,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共产党花了整整30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自己的华丽转身。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民族振兴、国家中兴这样一些久违的词句,开始重新定义我们的生活。僵化与封闭的时代倏然消失,改革与开放的生活骤然降临,季风一阵跟着一阵,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在一代一代共产党人的引领与带动下,中国终于找到了最持久、最有活力的发展模式。在持续30多年的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国,开始强盛了,家,开始温馨了。中华民族又以和平崛起的姿态,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如果一个人度过他的九十华诞,可以说是耄耋老人,但对于一个政党来说,九十年却正值他的青春期。共产党此时正处在风华正茂的年龄,梦想与理想交织,精力与智力弥漫。回顾九十年,共产党人在中国的大地上写下了亘古未有的神话与史诗。瞻望前程,我们可以预见,保持着忧患与勤勉的共产党人,一定能够克服前进中的困难,解决发展中的问题,让中国的未来充满风展红旗如画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