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脸的管理学
来源:文汇报 2011年7月4日    

  年轻人脸上的风景,是人间天堂九寨沟,越看越好看。上帝把对美的理解和创造都洒在年轻人的脸上。是说,上帝不会让任何一种美超过青春的美。假设,一个男人去九寨沟观赏到摄人心魄的美,叹为观止,身边出现一位漂亮姑娘,他会觉得姑娘更美。人的美具有美的优先权。

     这个事说不清楚,就像人说不清什么是盐、什么是空气。人的脸——只有五官,而无六官——排列组合竟有无穷尽的影像、无穷尽的意味甚至于力量。每个人的脸都是风景区。

     而人过了青春期之后,上帝不管了,也可以说上帝忙于粉饰另一拨刚进入青春的人。脱离青春比脱离组织更孤单,人人露出了垫底的相貌。儿时的憨美,少年的健美,青春的纯美挥手揖别,你只剩下你。

     我三十多岁才看清自己长什么样,原来的长相都不准,上帝在一旁化妆。

     跟年龄相关的美是一层粉彩釉,一般说,到25岁,釉色就开始剥落,用分子生物学表述——人到25岁,身体停止分泌SOD——这是人自身分泌的对抗氧化和自由基的激素的英文简称。人本来生下来就开始衰老,遇见氧气就老,是SOD拦住了老。童年光鲜,青春美妙,其后顺其自然。这个事,上帝办得特别公平。多有钱的人,上帝也没多给他两年SOD。25岁是一个神秘的界限,是100岁的四分之一,是75岁的三分之一,是一代人的代界,还是五乘五的得数。上帝造人用的是化学方法,它编制的编码一层包着一层,不到时候不开启。故此,3岁的孩子和80岁的老人都不思春。3岁思春活不到30岁,80岁思春完全是弄虚作假,而20岁还不思春等同于犯了“反人类罪”。

     后SOD时代的人是人类的多数,他们并没有同病相怜,而想以简陋的小技术对抗上帝的代际部署,比如纹眉和割双眼皮。我等今天还见不到80岁的纹眉老人,再过三十年你就见到了,相当诡异。她们个个都是吓退坏人的综合治理先进个人。所有的手术与技术都代替不了SOD,它是人工永远合成不出来的原体,就像人工合成不出一滴水。

     在没有SOD的脸上,显露着人的品格,善良人与奸诈人的脸不一样。一颦一笑,脸上有主人控制不了的解密档案。苛刻的脸上看不到宽厚,冷酷的眼里绝没有热烈的光芒。每个人都是雕塑家,用品格把父母赐予的脸打扮成注解自己行为的那个人。前苏联有一句谚语说,“读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从脸上能看得出来。”我起初不信,心想读一部陀思妥耶夫斯基再读福尔摩斯探案集加鲁滨孙漂流记(有高考学生答为《鲁迅漂流记》),能看得出来吗?

     我现在信服这句前苏联的谚语。读经典作品的人,听古典音乐的人,不说假话的人,相貌有清气。善良的人,爱大自然的人,面有和气。高智的人,散发润气。每张脸上都有自己经营多年的风景。林肯说,“40岁的人要为自己的脸负责”。“负责”这个词很沉重啊,好多人只想到钱了,没时间管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