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吉祥是福
来源:光明日报 2011年6月21日    

  当众多的人起早贪晚为生计忙碌时,人们对幸福的理解大抵是共同的,即安居乐业,衣食无忧。而今,改革开放的福祉早已经把人们从衣食之忧中解放了出来,随着经济的发展,衣食支出的恩格尔系数降低,相对于过去,很多人已经有条件天天过年了。那么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众多的人都在追求幸福,但是幸福却是最容易被误读的,比如理解为金钱,理解为权力、地位,理解为香车、豪宅、美女……作为一个文明社会,特别是像中国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的国家,我们的先人对于上述的种种并不认为是幸福。旧时的春联中曾有“向阳门第春常在,吉祥人家庆有余”,平和朴实,并无咄咄逼人的欲望祈求。而幸福恰恰属于这些“门第”和“人家”。他们所追求的并非大富大贵或是招财进宝,而是富裕之后,去追求精神上的享受。

  当今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成就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不管它还存在多少问题,但总体人口脱贫致富的速度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我们的总体富裕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的距离,我国依然属于发展中国家。在发展的进程中,某些得改革开放福祉先富起来的幸运儿的一些所作所为,却让人如同遭了芒刺般的难受。他们所偏爱的天价精品甚是离谱,几十万元的手表、十几万元的冬装,从上海回福建过年的交通工具竟是私人飞机,耗资过300万元……据媒体报道,在2009年全球奢侈品市场出现萎缩的情况下,中国奢侈品销售远高于2008年的30亿美元,增幅居全球第一。北京地区为了空气质量,要求车辆分单双号出行,结果是有的人为此再多买一辆车。凡此种种证实,在中国目前这块还不很富裕的土地上,出现了一批“炫富族”,这些人试图以奢侈品作为武器,用来告诉别人它的使用者的与众不同,在智力、财富和社会地位诸方面都高人一等。这种炫耀式的消费不仅体现在个人,也体现在某些企业和国有单位,小小的乡镇建白宫式的办公场所——上百万元的大门、上千万元的吊灯、豪华的办公楼,某酒业集团对于企业酒品价格飙升的解释,竟然是“适应社会上某些人‘身份’的需求”……

  从心理学角度看,某些“炫富族”们以奢侈品作武器的根源是自信心不足,试图以炫富抬高自己,加之文化贫乏,心灵空虚,需要用奢侈品来填充和点缀自己的精神世界。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及旁人之处,有钱人不一定名望充实,有文化的人可能生活拮据,聪明绝顶的人或许身体欠佳……这本是无可非议的,而“炫富族”总想把自己打扮成“完人”,以己之长,比人之短,结果使自己的缺陷被放得更大,最终重创自信。

  作为文明礼仪之邦的泱泱大国,先富起来的幸运儿们理应以先贤为楷模,“向阳门第”、“吉祥人家”便可足矣,此后去追求由“富”向“贵”、向“雅”的提升,把财富用来提高自己和对社会的情趣,讲格调,讲规则,讲境界,并给旁人以更多的眷顾和关爱,推动全民族共同富裕,和谐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