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王蒙:这一束束玫瑰
来源:光明日报 2011年6月21日    

  我喜欢感受与描绘形象,也喜欢激活与抒发情感,我喜欢享受神思与幻梦,也喜欢拈量与分析道理。我喜欢戏剧性的猜测与挂牵,也喜欢抽象概括的挖掘与追问。我赞美太阳、月亮、星星、爱情、婴儿;也赞美哲人额头的皱纹,尤其赞美那些深邃的、勇敢的、巧妙的、迷人的、有时候是惊人的雷霆一样、闪电一样、春风一样与小树一样的思想。

  与某些可爱的同行不同,他们戏说自己所以从事文学创作是由于自幼就数学不及格,而我从小喜欢文学与数学,二者难分轩轾。逻辑的过程也是精神的历程,也充满了激情与灵感,冒险与欢愉。算式与几何图形对于老王小王从来都洋溢着美的契机。我早就想过说过,世界上有许多美:花是美的,树是美的,女子是美的,而我尤其喜欢智慧的美丽。

  因为你讲真善美也好,讲创造与理念也好,你注重文学、社会学、哲学、数学、生物学、物理学、经济学、美学与医学也好,你从事工农兵学商三百六十行随便什么行也好,我们面对的是同一个世界、同一株玫瑰。我们感受的是同一个世界、同一株玫瑰,我们表达着关切着、眷恋着与思索着的是同一个世界、同一束玫瑰。

  我喜欢小说,也喜欢小说学,我喜欢诗,也喜欢诗学,我热爱生活,也喜欢品味与发现生活的道理。我喜欢唱歌也喜欢阅读科学与哲学的硬碰硬的思辨。

  而不管是多么艰深的道理,它的生命在于从中可以发现生活的气息与生命的力量,可以从中发现玫瑰的鲜艳与多刺,爱情的甜蜜与辛劳,民谣背后的形而上崇拜,还有夜空微风的低语。在这一点上,道理与情歌一样令人如醉如痴。它过去是活的,今后也将永生。道理是灵动的、鲜活的、流转的、多情的与多彩多姿的。

  于是我有了一批得到读者厚爱的讲道理的书。关于人生,关于红楼梦与李商隐,关于读书,关于老子与庄生。安徽教育出版社准备以《王蒙的道理》为总题,出一套讲道理的豪华精装插图版的拙作,我觉得有趣,我觉得这件事做得不无道理,我希望它出得很美好,我希望能够尝试道理与痴情齐飞,清明共长考一色的滋味。请接受我给可爱的世界与她的深远的道理的祝福与祝愿,请接受我对一束束玫瑰的不变的爱。

  (王蒙 作者为著名作家,前文化部长,全国政协第八、九、十届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