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浪漫铁路
来源:光明日报 2011年6月21日    

  有个文友对我说,你们铁路上的男女和我们在地方工作的有些不同,男的大气,女的泼辣。一看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劲头,我听后对他不置可否地笑笑。我是铁路子弟,又在铁路工作,自然知道铁路人的情怀。

  其实这位朋友说对了一半,铁路上的男女自然带有自身职业特点。回忆在铁路上的过往,许多浪漫的情节还是让人难以忘怀。

  多情的春天,柳丝飘摇的时候,满车厢回味着希望的气息。开往春天的火车,满载着南来北往的旅客,当然也有跑通勤的铁路小伙子和姑娘们。铁路是这些人的家,站台是爱情的起点,车厢是爱情竞争的棋盘,小伙子们有的在竞争中获得爱情,与姑娘抵达幸福的终点站。汽笛声声是他(她)们的伴奏,车轮铿锵成为他(她)们友谊的证明,铁路男女在行走中孕育爱情,在坚强中哺育生命。曾有一个铁路工友,在一个春天的站台上翘望,在每站必停的慢车上,有一位俊美的列车员成为他追逐的对象。铁路小伙的脸道砟一样坚挺,撑得起姑娘的白眼和冷漠,姑娘最终缠不过拿洋镐的男子汉的围追堵截,最终成为小伙子酒桌上向工友们炫耀的资本。铁路上的人开通,男子敢于扯开脸,女人敢于泼辣地接受有些粗俗的爱,那种爱含有铁路刚强的气味,规范中透着阳刚,曼妙中藏着粗野,这就是铁路人的爱情。

  最有代表性的还是铁路工程队的爱情,几乎一代又一代的铁路工程人,都会演绎很多动人的爱情故事。假如你在铁路工程队呆过,流动的工地无法遣散美丽的故事,有些故事已经传递了三代。有的是工程队的内部之恋,有的是工程队的员工被施工当地娇媚的女人收编,有的是铁路其他系统,诸如工务、电务、车辆、列车、站厂、机务等单位的爱情,铁路是一个大家庭,别看分的细,但爱情具有莫大的渗透力。在铁路上工作,连问七个不同的人,就能在铁路上找到朋友的朋友原来就是自己的朋友,爱情就是这条网络上的瓜。铁路爱情既有自产自销的,也有外界嫁接的。铁路人的选择对内开放,对外搞活,爱情的盛宴随处可见。

  运动着的铁路产生浪漫的爱情。这是一个重视起点和终点的行业,也是一个在过程中享受愉悦的行当。铁路人的爱情散漫、大胆、雄壮不失简约,温厚不失雅趣。我接触的大多数铁路男人,性格上放得开,思想上想得远,对人舍得花钱,对事解得开疙瘩,明理、清爽,讲派,哪怕就是抽烟的姿势也与众不同。曾有一段时间,我喜欢听铁路上的伙伴们猜拳行令的声音,如今很难听到了,但我依稀能从他们的眼神里感受到铁的质地,能从他们脸上读到阳光的味道,能从他们的步伐里感受到豁然的心胸。铁路女人犹如平静的水面上滑过的一叶扁舟,装着轻盈、秀美,盛着辛劳和水光山色,她们摆脱了扭扭捏捏的原始女人之美,代之于铁路女人的规矩、洒脱、承重、目光通达,铁路像一个考验她们的筛子,筛除掉碎时光,余留下金子一般的光泽。她们是浪漫爱情的缔造者,也在浪漫中编织着多彩的生活。一位在铁路一辈子的老大姐,退休后整日操弄着自己的博客,在博客上兴奋地回忆铁路上的过往,回忆火红的青春,回忆多彩的铁路生活,能从她的博文里感受铁路女人的心海。铁路女人有着自己的特质,是铁路之藤上的牵牛花,是中国女人中别具一格的代表。

  浪漫的爱情赋予铁路上的男人和女人别样的情怀,让这种浪漫构成一种随风飘洒的柳絮,这是春天的信号,带着一种信念和春风的味道,在天空与列车一同飞行,在与大地接触的瞬间,浪漫的柳絮是构筑绿色的种子。当春天再次抵达,新发的小柳树会摇摆着柳丝,好像得到铁路真传的因子,在春天里,这些柳树们如浪漫的小手,挥舞在铁路两旁,宣告着浪漫铁路的浪漫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