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关于齐白石作品天价成交的思考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5月30日    

  中评社香港5月29日电/《人民日报》报道,5月22日23时过后,北京,齐白石巨幅中堂《松柏高立图》及巨幅对联《人生长寿 天下太平》以4.255亿元人民币成交。记者目睹了成交过程,见证了这一历史:创造了齐白石艺术作品的最高市场纪录,创造了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最高市场纪录,创造了中国美术作品的最高市场纪录。

  轰动之余,我们有必要究诘之。这是怎样的一件作品?

  在拍卖之前,有同行与记者讨论,其前提是这件作品一定会创造一个天价,而我的答覆是:“出现什么样的奇迹都是顺理成章的。”所以如此肯定,根据有三:这是目前已知最大尺幅的齐白石作品,这是齐白石很少的大主题创作,这是齐白石的一件精心之作、扛鼎之作。

  这件作品画幅为23.9平方尺、对联31.4平方尺,共计55.3平方尺。齐白石一生十分勤奋,创作作品数以万计,但多为家居之设,很少为庙堂作,故大幅作品罕见。这是齐白石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素以作品数量而居榜首、单件作品成交额不及他人的重要原因,也是齐白石作品收藏者的多年遗憾所在。这件巨幅作品的出现,自然成了关注的重点,也成了竞投的热点。

  就题材而言,齐白石以寻常蔬果入画,以各类昆虫入画,以家常用具入画,体现生活情趣、乡村情趣、少儿情趣、民间情趣等,很少描写集体场面、战争场面乃至百花盛开之场面。就主题而言,齐白石多应购画者之请,表现民间趣味与理想,如长寿、婚庆、添丁、升官、发财、乔迁、康复、送别等,所以,很少有重大主题性创作,缺乏慷慨悲歌、大义凛然、长歌当哭的动人之处。只有对象为军界政界要人时,他才郑重其事,多以松柏鹰鹫表达祝福与祈盼。早年,他为民国总统曹锟画画时,还是艺术家性情,花儿蝶儿的;后来,他为毛泽东、蒋介石画画时,就有些政治上的想法了。
  他认为,鹰即英雄,而松柏有不凋之概,故,他以松柏雄鹰来表达对于民族“领袖”们的崇敬之心与期望之意。1949年,他为毛泽东画画,有鹰立于巨石上,独立之态自是睥睨四方。这次成交的《松柏高立图》作于1946年,系应中华全国美术会理事长张道藩邀请,为抗战胜利与蒋介石六十大寿贺。作品中,鹰立于松干上,孤立远视之态,体现了其题诗所表达的“呼鹰围猎八千春”的祝愿与希冀。其时,中华民族经历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日子,所以,对于蒋介石部属提议为其祝寿,艺术家们多是欣然从之,齐白石也不例外。

  不过,文艺界人士在贺寿公告中,强调“匪为公庆,实为国祯”。齐白石也在他的对联中体现了对于“天下太平”的重视,也隐含着对于内战的担忧。那年,齐白石已经82岁(其自署86岁),一生饱受匪乱、兵乱、寇乱的老人真的是别无所求。所以,这件作品之主旨已然从祝寿功能荡开去,而是一位历经清末民初近百年内忧外患的世纪老人社会理想的表达,也是千千万万老百姓心声的体现。宏大主题的创作切合时代主流,自然有着重要的美术史价值与地位,理应得到收藏界的十分关注。

  齐白石对于创作素不潦草,且多有新意,这体现在他对于物象的细致观察、对于笔墨的千锤百炼、对于构图的反覆推敲、对于主题的不断提炼,再加上他的天纵之才与非凡魄力,从而使他的创作超越于同时代的艺术家及其创作,上接天风,下开千秋,经久常新。

  在这幅纯水墨作品中,他在浓淡干湿方面大显不世之才。首先,他以淡墨渴笔,圈圈点点,交代了松树主干的沧桑,又以篆法写出松枝的遒劲,以铁线勾出松针的挺拔;然后,他以浓墨渴笔短线密点,在松树的背后,描绘了柏树的苍郁。在这个虚虚实实、影影绰绰的天地里,他以相对写实的手法,描绘了一只雄鹰,挺立在松树与柏树构成的氛围中,居高临下,目光如炬,精气内敛,强悍而不霸气,孤独而又自信。最后,他以极富个性的行书,题写了一首七言诗,意境开阔,字亦珠玑,起于平易,收句铿锵,掷地而有声。

  同时,他引篆法入书,巨幅对联凡竖笔多不收,纯似刀锋,厚重而又生机勃发,雄浑而又气势如虹。读者完全可以从中读到祝寿之外的更为广大、更为深刻的含义:一位艺术大家对于民族独立、祖国强大、社会安宁、百姓康泰的纯朴诉求。这诉求正是那个时代的精神所在,所以,齐白石的这件作品正是其代表作之一、正是20世纪中华民族美术的经典作之一。
这是怎样的一个纪录?

  这些年,在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有两个现象比较突出,一是凡有天价作品出来,一定有人指证其伪;一是凡有天价作品出来,先是大家异口同声喊“贵”,过不了多久,大家又都说“真不贵”。这次,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创纪录,倒是没有人指证其伪,因为其系“大开门之作”,但大家还是认为 “太贵”。

  到底贵不贵?

  2009年11月23日零点时分,齐白石册页《可惜无声》在保利秋拍夜场中以9520万元成交,打破了当时的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纪录。后来为张大千的《爱痕湖》、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打破。就作品的重要性、独特性诸因素而言,后二者确不及齐白石的《可惜无声》。所以,没有几个人说《可惜无声》“太贵”。

  在中国艺术品市场来比较齐白石的地位还不够充分,作为中国近现代艺术的领军人物,我们应当将之放在世界范围内,与西班牙的毕加索、美国的安迪.沃霍尔比较,由此,我们可以说,齐白石作品的4亿余元人民币成交只是差强人意。
  就人均数值而言,中国无疑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而就经济总量而言,中国已位居世界第二。艺术品的收藏与投资,本不是一个全民性的事业,因此,我们应当从中国的经济总量上来认识并确立齐白石的市场地位。按照当天的外汇牌价,4.255亿元人民币约合6500多万美元,以此数只能在国际市场购得毕加索中等以上作品一件。以“太贵”的齐白石之作品只能换得一件毕加索的中等以上作品,这个结论大概多数中国人不能接受,但这就是事实。

  中国经济的起飞已经30余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复兴也近20年,我们不能要求二者同步,也不要与同列投资“胜境”的证券、房地产一比高低,但我们可以说,就体量而言,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拍卖的几百亿元年成交额是不够的,其未来发展空间可说巨大。但是,引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齐白石诸大师如果在价位上没有率先突破,这未来的巨大空间何以开拓?

  从艺术史的角度来考量,齐白石的这件作品所以能够在其原来价位上闯关夺隘,高耸云端,就在于这件作品特殊的历史价值与超迈的艺术价值,就在于齐白石创作独特的历史价值与广泛的审美价值。

  所以,从可能性、必要性与必然性三方面看,齐白石作品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是有理有据的,但这并不可以由此推导出“谁有钱谁有理”的结论。我们不能平地千尺地突然拔高一位艺术家的市场价位,那有炒作之嫌与突兀之感;我们也不能一日千里地人为缩短中外艺术品的市场距离,那可能欲速则不达。当事者要理性地把握方向与节奏,体现出收藏的从容。旁观者则不妨以审美的心态待之,体现出历史的宽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