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中国小伙的“微友”生活:边玩边赚独行30国家
来源:上海侨报 2011年5月20日    

  他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喜欢出国当驴友环游世界,但却为不菲的花销而备感头痛;他想出了以游养游的新时尚旅游方式:把旅途中拍到的有趣照片发到国外网站,通过微付换成money;他的足迹已遍及厄立特里亚、同时脚踩四个半球的国家基里巴斯、伊朗等近30个国家;他一路收获了新奇与惊喜,也获得了友谊和爱情,一家美国出版商还提出用20万美元买断他的旅行手记。

  他就是——“独行侠”:

  为“差钱”大伤脑筋

  也许是因为看多了《鲁宾逊漂流记》、《穿越非洲》之类的探险作品,或许是受资深摄影师老爸的影响太深(中国邮票上曾出现过陈飞老爸的作品),小时候的陈飞爱做白日梦,“想要走遍世界,尤其是非洲和中东。在我眼里,那些地方有着太多的秘密。”陈飞说。

  一心想要实现周游世界的梦想,陈飞觉得只有当外交官才可以坐飞机天南地北地跑,“而且是公费。”为此,陈飞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大学。

  “因为梦想很美好,所以学起语言来特别卖力。”陈飞说。“那时候,学起英语、俄语,甚至阿拉伯语,我都感觉如吃水果般清爽!”

  不过,梦想与现实总是有距离的,毕业后外交官没当成,陈飞只能留在北京一家翻译公司做小职员。“薪水还算丰厚,老板也很欣赏我的业务能力,但我一直很‘野’。”2006年,陈飞第一次休假就独自去了肯尼亚。

  爱旅游的人往往也爱好摄影。陈飞喜欢用独特的视角拍摄一些别人容易忽视的东西,他的旅游照片和文字总让人眼睛为之一亮,连对摄影技术很苛刻的老爸都很欣赏。

  不过,一个多月的非洲之行虽然让陈飞觉得很“过瘾”,但回家来翻钱包时却被吓了一跳:“坐飞机、住酒店整整花去了4000多美元!这几乎是我所有的家底。”头一次出行就让陈飞有了后怕,但出游的心却怎么也收不住。

初体验:

  卖照片当上时尚“微友”

  不久,一位著名女探险家邀约陈飞一起去尼日利亚,“那里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小部落,肯定能拍到好东西。但就是缺钱,当时急得直跺脚却一点招也没有。”

  陈飞的一位朋友,法籍女外教查威·伯克莉提醒他说:“你拍的照片都是那么有特色的东西,怎么不拿到网上去卖?”

  陈飞觉得奇怪,“在国内,网站上的图片人人都可以免费下载,谁会掏钱来买呀?”查威说:“这你可太out(落伍)了。我教你一招,保证可以赚到钱,说不定还够你满世界地旅行呢!”

  查威告诉陈飞,现在国外有很多微付网站,无论你是哪个国家的人,都可以将自己拍到的有地域或民族特色的漂亮照片传到上面去。“欣赏这些照片的人可以租用或购买,而摄影师就能赚到钱了。”

  “卖图片?太棒了!”陈飞最擅长的便是摄影,他立即在一家微付网站上注了册,将自己以前拍的好照片挑选了一些放到网上,然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不知道传上去的这些照片点击率会高吗?会不会有人下载?”在网站审核通过陈飞的照片10多分钟后,陈飞欣喜地发现,他上传的100张照片里有96张通过了审核,而很多人的照片审核通过率不到5%。“这说明自己拍的东西很受欢迎!”

  更让陈飞惊喜的还在后头。“在第三天打开网站页面时,我发现有十几张照片已经被点击租用了,还有5张被点击购买。这太让我开心啦!”

  转眼过了一个月,陈飞查看自己的账户,“竟然有1200美元。”这么丰厚的回报把他吓了一跳。“没想到不经意间,自己居然站在了时代发展的前沿,成了‘微友’(通过微付费获利的人的统称)的一员。”

  此后,陈飞开始了以摄养游的“微友”生活。

  “桃花运”:

  白俄罗斯美女千里追寻

  说到成就感,陈飞觉得不是赚了多少美金,而是2008年去白俄罗斯,他遇到了一位比《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里热尼娅更漂亮的女孩。

  在首都明斯克下飞机后刚走到大街上,到过巴黎、米兰等时尚之都的陈飞就惊讶异常:这里的女孩大多身材高挑匀称、面容姣美、化装精致。“东斯拉夫人的体貌特征在白俄罗斯人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大多数白俄罗斯女孩都有着大大的眼睛、清澈的眼眸、高高的鼻梁、尖尖的下巴,而且皮肤更白。这完全符合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的审美观点。”陈飞说,“在国内,漂亮女孩总是有受宠的‘特权’,但这个准则在明克斯似乎就失效了,因为美女在这个国家里实在太多了,根本不稀罕。”

  一天,陈飞发现一位长相十分出众的姑娘,便要求为她拍几张照片,对方欣然同意。拍完照陈飞致谢,女孩优雅地说:“不客气!你是从中国来的吧?”陈飞很惊讶:“你会讲中国话?”美女笑着说:“我正在国立大学读中文四年级,汉语还讲得不好,希望你能做我的老师!”女孩说她叫卡佳,没有到过中国,去中国旅游或者工作是她一生中的理想。因为卡佳上课的时间快到了,她和陈飞匆匆告别,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几天后,游览拍照让陈飞感到有些疲惫,没心思去欣赏明斯克灯火辉煌的夜景,只想早点休息。没想到刚躺下不久,酒店服务生就通知他有朋友找。“我在白俄罗斯根本就没有熟人呀。”陈飞觉得很奇怪。

  下楼来到大厅,陈飞看到等他的人不禁呆住了。“是卡佳。她穿着一件纯黑色的缎子小礼服,嘉宝式的简洁设计,剪裁独特的领口和裙裾下摆恰如其分地衬托出圆润迷人的肩膀和修长美腿。”原来是卡佳当时记住了陈飞说起过的酒店特地来找他。

  “卡佳亲热地跟我握手,那神情好像交往多年的朋友久别重逢似的。”当晚,卡佳就带陈飞到家里做客,并为他准备了丰盛的大餐。“卡佳的父亲说,他和卡佳的妈妈曾去过北京,迷路时北京的出租车师傅送他们到目的地,还没收他们的车费,这在世界很多国家都不可能。他们说中国人很友善。”陈飞说。第二天,卡佳又开着车带着陈飞四处游玩。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陈飞要回国了。临别时陈飞只感觉鼻子发酸,和卡佳难舍难分。然而,令陈飞惊喜的是,“去年秋天卡佳忽然来到中国,在白俄罗斯驻北京的一家商务机构找了份翻译工作。”如今陈飞和卡佳正在热恋中,并准备今年“十一”结婚。

  让陈飞开心的另一件事是,“不久前,美国SPIT出版集团提出,用20万美元购买我的旅行手记。”陈飞说,“‘微友’这个发明实在太伟大了,它让我不用为钱犯愁就能潇洒走世界,并且一路收获了神奇与惊喜、友谊和爱情。”(彭卡 东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