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黑白世界话人生
来源:人民日报 2011年4月12日    

[提要]  围棋是简单的,然而这简单的黑棋白棋,落在象征天圆地方的棋枰,却能衍生出无尽的变化。准备动手写《黑白》前,我决定去棋院采访和体验,我想专业棋手的感受会比我更丰富、更有内涵。


  棋与创作是我人生的两大兴趣所在。在我的创作之初,我就想以棋为题材写一部作品。从定下“黑白”题名算起,断断续续的构思也有十数年了。

  围棋是简单的,然而这简单的黑棋白棋,落在象征天圆地方的棋枰,却能衍生出无尽的变化。它被形容为包含着天地万物、人世百端的至理,历时数千年而不衰,表明了民族文化的生命力。如何来表现这种内涵?开始我只是觉得那是一个令我期待与激动、令我有着充分想象又必须小心翼翼地去触摸的题材。十多年中,我不断地把构思打到电脑上去。有时一个令人激动的灵感,几乎让我立刻想动手写这部作品,但我还是忍住了,我怕不能表现出那种深深的在内心里的东西――内核是要充分地表现中国的传统文化。我很想写出真正的中国形式的作品来。

  在《黑白》之前,我先写了几篇棋语系列的短篇,其中写的是自“文革”以来这几十年中的当代生活。每一篇的主人公都不同,是各类棋人的众生相,更多表现的是现代的人生和世风。

  准备动手写《黑白》前,我决定去棋院采访和体验,我想专业棋手的感受会比我更丰富、更有内涵。

  那年新年之初,江苏棋院院长邵震中陪我去见江苏棋坛老将陈舜年。《黑白》的构思便是写棋人一生,以棋局透视人生,以人生融通棋理。原来一切都在我虚构的想象中,与棋老几乎是一问一答的对话中,我仿佛进入了那旧时代的棋界,公园的某一个角落,摆开一个棋摊,几张桌上放着几盘棋,有两人静静对局的,有边下边说的,有棋落下风时苦思不着的,也有棋局得势得意一唱的,有搔首的,也有调侃的。眼光一时都集中了,那是公认的高手来了,高手坐下对局,很快四周便围着了看客……我还与好多专业棋手接触与对话。专业棋手多具文化功底,聊的话题很宽,海阔天空,无拘无束,儒释道俱来,诗词歌赋皆有……这些对我创作《黑白》都有着一定的帮助,我觉得多了一些生活的基石。

  写长篇是体力活,但也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愉悦感,特别是写到自己满意处,那种灵感似乎凭空而来,那正是平素积累的一种喷涌。

  《黑白》之后,我又写了好几篇棋语系列的短篇。有《棋语?星》、《棋语?断》、《棋语?飞》、《棋语?引征》、《棋语?立》、《棋语?点》等十多篇,情节是虚构的,但小说表现的人生背景,蕴涵的那种人生的漂泊感、底层感、悲喜感、沧桑感、得失感等等,都是真真切切的。

  人在棋中,似乎消磨了许多的时间与精力,可那消失掉的又化作了另一层东西,成为动力,再变化出人生另一层阶梯。得乎失乎!又何为得?又何为失?如今借创作谈再来看这凝聚多少年浮念与想象的创作过程,有着一种莫名的欣喜,却也有着一点莫名的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