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北京公招网 >> 下午茶 >> 文章内容
“百草之王”,人参
来源:新华网 2011年4月11日    

  人参,俗称“棒槌”,属五加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是我国重要特产之一,也是驰名中外的珍贵药材,被人们称为“百草之王”,属东北“三宝”之一。

  人参肉质根肥大,有细密的皱纹,呈圆柱形或锤形,色淡黄,常斜生,多须根。主根顶端有一根茎,俗称“芦”或“芦头”。绿色直茎,高约30—70厘米。叶轮生,掌状复叶,其数目依年龄长短而不同。第一年只生3小叶,称为“三花”;第二年生5小叶,成为一个完整的叶片,叫“巴掌”;第三年生两个完整的复叶,叫“二甲子”;第四年生3个复叶,叫“灯台子”,第五年生四个复叶叫“四枇叶”。以后随年龄增长,复叶片增多,生几片叶就叫几枇叶,但最多只能生30片叶,以后年龄再增长,叶片也不会超过30片。上部叶大,下部叶小,椭圆形,锯齿边,叶面深绿铎,叶背淡绿色。伞形花序,单生于茎端,开淡黄绿色小花,花冠5瓣,雄蕊5枚,花柱2枚。结浆果,肾形,2室,成熟时为鲜红色。每年6—7月开花,8—9月结果。

  人参性喜低温,多分布在北纬39—48度、东经117.5—134度之间。在我国,东北长白山和大、小兴安岭为主产地,尤以吉林省长白山区数量最多,质量最好,故“吉林人参”名扬天下。它主要生于茂密的针、阔叶混交林中,多长在阴坡密林下腐殖土层较厚、湿润、少光、通风良好的地方。

  在我国,有关人参的历史传说很多,文学作品和民间故事中都有大量描写。中猪八戒爱吃人参果,《红楼梦》中王夫人翻箱倒柜找人参,是人们所熟悉的故事。到了人参的故乡——东北,有关人参神话般的有趣故事更多,出版部门已将它辑录出版。在这些故事里,人参常常作为正义和善良的化身,有时是一个穿红兜肚、聪明伶俐的小男孩,有时是一个头簪红花、身着绿袄的美丽姑娘,有时又是一个童颜鹤发的慈祥老人,有时还是射出一缕豪光的北斗星。这些故事不知流传了多少年,依然是娓娓动听,引人入胜。尽管这些传说不一,都反映了人们对人参的了解、喜爱和珍视。

  人参在古代有许多别名和雅号。如:神草、王精、地精、土精、黄精、血参、人衔、人微,等等。“百草之王“的称号是从满语中翻译而来的。满族人把人参称作“奥尔厚达”,“奥尔厚”是草类总称,“达”是首领、头人的意思,译成汉语即“百草之王”。人们称人参为“百草之王”,主要是以其本身价值来论的。在清代一株质量最佳的老山参(野生参谓之山参),可以大大超过同等重量的黄金价格。清帝乾隆在《咏人参》中称赞它是“一穗垂如天竺丹”。

  在中国的医药史上,使用人参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战国时代,良医扁鹊对人叁的药性和疗效已有所了解。秦汉时代的《神农本草经》,把人参列为药中上品。汉代名医张仲景的《伤寒论》,全书113方,用人参的就有21方。在《本草纲目》中也有大量记载。相传在400多年前,李时珍的父亲李言闻曾专著《月池人参传》。

  在元代以前,人参基本上是自由采挖、自由买卖。辽代曾在宁江州(今吉林省扶余县石头城子)设立过很大的人参集市,供人们进行人参交易。明代以后,由于人参声价日益提高,采挖和买卖都由当时的统治阶级政权控制起来,由政府确定每年挖参的人数,经过批准后发给红票和腰牌方能进山采挖。但所挖人参必须首先供政府选用。当时的渤海国人一直把人参作为对中国中原政权进贡的珍品。采挖人参也是一种十分辛苦和异常艰险的事情。挖参人叫“刨夫”或“把头”,他们须结伴而行,携带干粮深入野兽出没的深山老林,风餐露宿,辛苦备至,存亡难卜。每当发现一苗人参,须细心挖出,不能损伤一点根须。

  据理化分析,人参中含有人参皂甙、人参宁、挥发油、人参酸(包括硬质酸、软质酸、亚油酸)、甾醇(植物固醇),此外还有许多有机物和无机物,如磷酸、磷、钾、钙、镁、锰、酵素、醣类、树脂、淀粉、苦味脂,以及维生素A、B1、B2、C等。人参有野生和人工培植两种,虽然功能大小有不同,但都是中药中的珍品,有其他药品所不能比拟的特殊疗效。古人说,人参可以使人延年益寿、返老还童,甚至长生不老、起死回生。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它确有强壮、大补、兴奋之功能。经过中医多年的临床实验,人参能够补血养气、固津生液、调节神经、开心明目、益智安神、降低血糖、健胃、利尿等;对于治疗久病衰弱的患者,非常有效。主治神经衰弱症、各种神经病、植物性神经病失调、性神经衰弱、智力减退、贫血、糖尿病、胃病、肝病,以及心血管系统的疾病等。此外,适量久服,还可以使人增加对各种致病因子的抵抗力,对人体并不产生任何副作用和损害。

  人参不仅入药有其特殊的疗效,而且经济价值极高。经过加工后的成品山参,比同等重量的黄金价格还要高,一公斤以上的大山参,虽不能象古人所说的“价值连城”,在当今世界上也是无价之宝。人工栽培的人参(园参)价格虽不如山参,但也相当高贵,出口1吨成品参能换回外汇几十万美元。农民若种1亩人参,每年收入可达数千元,约为种粮食收入数倍至十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