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美式管理之风险管理被利益裹挟
   

 

 


雷曼兄弟、美林证券、花旗银行、“两房”等,最大的管理危机在风险管理上,即对金融创新、杠杆性风险考虑不足。受大环境影响,战略出错,如业务配置不合理,杠杆性业务所占比重过大。而这些业务一旦出现问题,就把整个公司拖垮。实际上,“两房”几年前就接获内部警告:购买或发放的次级按揭贷款风险很高,对“两房”、借款人和整个行业都可能造成危害。但“两房”高层迫于市场竞争压力,执意购买或发放高风险的次级按揭贷款,以致后患无穷。
其实,在美国金融领域,最大的危险是信用风险。但信用风险管理却被忽略,最后导致信用评估机构与企业“同流合污”。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在美国信用经济建设中功不可没,但这次危机中其信用却成为市场的最大风险。过去几年,他们对次级抵押债券给予过高评级,忽略了其潜在风险。但问题浮现后,他们又快速下调评级,致使市场恶化。
看一下次级债危机的形成:贷款机构放宽贷款标准—低信用等级的借款人获得贷款—投行将其变成债券出售而获利。经过层层包装后的债券变得非常复杂,投资者难以评估其价值及风险,而信用评级机构的评级就变得异常重要。但在评级过程中,三大信用评级公司通常与债券承销商共同设计债券,并收取相关费用,因此他们已变成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出自《经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