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干部的“网络焦虑”
   

 
 
网络为公众参与社会经济、政治生活提供了一个新平台,也为领导干部了解民意提供了一个新渠道。然而,最近一项对87名正职处级干部的上网情况所作的问卷调查却发现,部分领导干部对待网络的态度以及参与网络互动的情况却与民众的期待不相适应,有些领导干部还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网络焦虑”情绪。
一是边缘感焦虑
一般而言,领导干部是新生事物的支持者和推行者,应该站在社会潮流的前头,但是,当网络成为领导干部关注的对象时,很多民众已经远远走在了前面。互联网作为新生事物,在中国普及至今已十年,网民数已超过2亿人。随着网络民主进程的加快,更多的民众已经习惯通过网络传递对国计民生的态度、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网络已成为了社会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却仍有一些领导干部游离在网络的边缘,有的根本不知如何进入网络民主的纵深地带。在收到的87份有效问卷中,经常上网的29人,占33.3%,偶尔上网的41人,占47.1%,还有17人从来没上过网。虽然绝大多数干部都承认网络的重要性,但真正通过网络了解民情民意的并不多,即使是经常上网的29人中,也只有7人是上网了解民众意见和建议的,还不到10%。相当多的领导干部已经感受到了被网络世界边缘化的危机感,特别是一些年龄稍大的领导干部,甚至至今还没有接触过网络,更容易产生不能与时俱进的失落感和无奈感。
二是委屈感焦虑
领导干部以普通网民的身份与民众交流,没有人知道你是市长还是出租车司机,退去了笼罩在头顶上的耀眼光环,乍一上网,难免会感到不适应,面对网民有时偏激、有时尖刻的语言,可能会感到难以接受,觉得自己整天辛辛苦苦,干了很多实事好事,网民却不理解自己的真心、苦心、好心,劈头就浇冷水、拍砖头,会产生“出力不讨好”的委屈心理。56.3%的被调查者承认如果在网上听到或看到针对自己的批评和指责,心理会很不舒服,而且这种情绪会持续很长时间,有的领导干部甚至会气得“整夜都难以入睡”。
三是危机感焦虑
在常规状态下,无论是民众,还是领导干部,都容易选择理性的和合法的方式处理问题。但在遇到突发性事件特别是重大公共危机事件时,由于事发突然,事态发展迅速,社会危害和社会影响大,用常规的手段和办法难以化解,需要领导者快速反应,紧急应对。这时候,领导者往往处于风口浪尖上,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领导者做出的决定对结果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本身就容易引发领导者的焦虑情绪。同时,在发生突发性事件和公共危机时,民众更容易产生心理恐慌和情绪异变,在无助和焦虑心理支配下,民众感性与理性、狂热与温和、思考与宣泄、极端与适度的情绪相互交织,往往将焦点集中于党政部门和主要领导,习惯于将突发性事件和公共危机与政治挂钩。领导干部在面对“行政问责风暴”的同时,还要面对民众铺天盖地的“网络问责风暴”,这无疑会进一步加重领导干部的焦虑情绪,甚至会左右决策者对事件的判断和应对措施的制定与实施。在问卷中,超过70%的调查者承认自己遇到突发性事件或公共危机时会出现紧张和不安,有的还伴有头晕、胸闷、心悸、出汗等躯体症状,甚至危机过后还无法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容易建立刺激――反应的错误联结,随时感觉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焦虑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状态,几乎每个人都有过焦虑的心理体验。领导干部化解网络焦虑情绪关键是要勇敢的正视和面对,根据自己的情况运用有针对性的情绪调适方法。对于边缘性焦虑,领导干部要强化自己对新事物、新知识的适应能力,把上网作为除读书、看报、听广播、看电视之外的 “第五习惯”;对于否定性焦虑,领导干部要改变自我认知特别是角色认知的方式,对自己的角色进行重新定位,胸襟开阔,虚心纳谏;对于危机性焦虑,领导干部既要平时练就硬功,牢固树立“责任重于泰山”的意识,增强应对危机的能力,又要学会通过网络与民众进行沟通和交流,在与民众的良性互动中建立社会支撑体系,增强自身的心理防御能力。


出自《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