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十大管理话题
   

2007年,对于管理学界来说,似乎是平静的一年。在这一年中没有诞生“蓝海战略”、“世界是平的”这样振聋发聩的管理学说;WEB2.0没有在一年之间带给互联网翻天覆地的变化;企业社会责任已经被很多组织或主动或被动地纳入其使命;“中国制造”就像套在中国经济上的金圈,好看,但总有应付不完的“紧箍咒”。

  但整理过去一年《中外管理》的报道,我们依然可以发现很多跟企业发展战略休戚相关的管理关键词,它们或者预示着新的企业战略、或者已经成为一种企业管理的最佳实践、甚至是决定企业命运的关键。

  一、管理文明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排污、耗能国;劳动合同法颁布之后,企业纷纷裁员;中国玩具企业在2007年遭受的重创等经济事件说明,中国的企业管理水平的发展远远与经济实力及全球责任不匹配。中国改革开放30年,中国企业从对管理的无知到认识,再到深刻反省,接下来是否能在经济领域承担建立起实践科学发展观的重任呢?

  “管理文明”,意味着不再满足于单一某方面的增长与成长,而是企业管理全面、体系性的提高,同时意味着企业基于自身战略,将对社会进步承担更多责任,贡献更多价值。

  中国企业家正在受到管理文明整体贫弱的困扰,这导致高效率却疏于责任,高成长却倍受质疑。“三十而立”,中国企业应在文明与成熟中,为持续健康成长,赢得市场、利润,同时赢得尊重而努力。

  二、“国学”式管理

  国学热是个社会话题,更是个管理话题。在过去的几年中,不断有学者或企业家不遗余力地将中国的古代经典跟现代管理结合起来。古典小说成为管理案例;诸子学说成为管理理论。2007年,由于“百家讲坛”等电视节目的推动,“国学”热更是到达了一个新的沸点。企业培训中“国学”更成为热门的课程。

  但“国学”到底是什么?好像还没有什么定论。企业家到底从“国学”中学什么?恐怕多数人还感到茫然。但有一点共识是,“国学”论“道”,这对于浮躁的管理学界,对于过于追求“技术”取胜的管理理论来说,是值得企业管理者们认真思考的。

  三、后奥运战略

  在11月5日结束的第16届中外管理官产学恳谈会上,“后奥运战略”,这个年会主题之一,成为与会者热烈讨论的话题。

  2008年,对中国,远不只是时间概念,或体育概念,更是一个经济概念,所有与“奥运会”相关的事物都成为了各商家眼里最热的卖点。但随着奥运会的日益趋近,人们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企业如何面对一个投资及消费热潮的突然消退呢?国家经济的趋势将怎样发展?下一个值得关注的营销机会将在哪里、何时出现呢?这些恐怕都是企业管理者们应该提早思考的问题。

  四、绿色经营

  在全球关注“环保”的国际环境下,众多企业也都给自己贴上“绿色”的标签,尤其是各大涉及能源、化工的企业,都把节能当成第一要义,生怕自己“绿”得不够。中国政府更是将“环保”提到了最优先级考虑的大事一级,不仅要承办一次“绿色奥运”,还提出了“节能型”社会的目标。特别在今年太湖蓝藻事件爆发后,“绿色”已首次成为中国都市大众和主流舆论共同关注的焦点。

  而在企业层面,与以往不同的是,过去很多高能耗企业把“环保”看作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刃,但在今天,很多领先的国际企业已经发现了“节能减排”这个趋势的无限商机。GE就不遗余力地推广其“绿色创想”战略,并且已经成功地创造了高额利润。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环保”将成为企业最好的产品附加值,也将成为其良好声誉的标签。

  五、“可视力”管理

  “可视力”与日本精细化管理方式同系,它所强调的是,管理在信息化之后依然离不开人。自2006年起,《中外管理》发起了“管理全球行”的活动,企业家们有机会进入丰田、宝马等公司,现场考察这些企业的先进经验。现场学习确实发现了“现场”——“可视力”。

  “可视力”重视人的管理,认为现场仍应放在管理中的第一位,而在现场最根本的就是要发现问题,所以要看得见,要“可视”。如果管理者根本不能发现问题,或者不愿意看见问题,也就谈不上解决问题了。

  六、契约精神

  2007年最热门的经济新闻之一无非就是娃哈哈和达能的纠纷。继而,众多合资企业的问题也浮出水面。在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很多企业,尤其是一些已经打下一片江山的民族品牌,争相与外商合资以获得竞争优势,然而他们的命运并不像想像的那样。多数企业的品牌没有得到预期的发展,有些甚至销声匿迹。

  但娃哈哈与达能之争,最让公众关注的,是舆论围绕“契约精神”,对“商业信用”、“资本强权”、“民族品牌”、“商业陷阱”、“国际化需求”等相关问题的热烈争论。而这些,也正是中国企业在选择外资合作伙伴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他们中的多数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娃哈哈与达能的官司还在审理之中,即便这场纠纷以娃哈哈全胜而告终,也难免在很多层面上伤痕累累。

  七、商业模式升级

  “中国制造”在2007年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世界工厂”这个名头如果最初还让我们有些沾沾自喜,现在听起来已经充满了嘲讽的意味。而今天“中国制造”要面临的挑战,除了要应付各种“标准”之外,还有更复杂的国际环境:周边亚洲国家更低廉的劳动成本、西方厂商对环保和用工条件更苛刻的要求,甚至对反中国制造的国际情绪。

  摆脱过去埋头制造、对上下游毫无话语权的商业模式,恐怕是“中国制造”最急需的出路。

  八、社会责任创新

  社会责任的确成为2007年非常热门的话题,各种评选、报告、甚至威胁“中国制造”的各种标准,让众多企业认识到“承担社会责任”已经不是一道选择题。在国际合作伙伴越来越将“社会责任”当作合作前提,而公众也将其视做一种衡量企业价值的标准的时候,如何将“社会责任”价值最大化,成为各企业关注的问题。

  2007年5月,《中外管理》率先提出了“社会责任创新”的观点。我们发现:越是那些在承担社会责任上勇于探索的企业,越是那些能将社会责任与自身战略相融合的企业,越能收到更高的经济回报,同时其承担的社会责任也越可持续。

  九、西点领导力

  领导力是企业管理中永远也不会过时的话题,2007年的流行热点是“跟西点军校学习领导力培养”。人们发现:那些从西点毕业的军官们,在离开部队步入商界之后,竟然纷纷成为商业巨子。他们在商场上挥洒自如的领导才能简直让人怀疑,西点是所军事院校还是所商学院。

  6月间,北大国际MBA甚至从西点请来两位军官,为商界学子们亲身传授领导力培训的秘笈——《中外管理》的“管理全球行”也将随后探访。事实上,早也有人提倡“向解放军学管理”,依据是中国第一代真正的企业家中,不乏军人出身。不过,如何将军校的培训方法,应用到企业的培训或者商学院的理论学习中,似乎还是个期待继续探索的话题。

  十、雇主品牌

  “最佳雇主”评选在2007年,开始真正受到中国企业的重视了。这意味着企业的管理者们开始重新认识雇主与雇员的关系,开始真正意识到“雇主品牌”对于人力资源管理以及企业形象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7年6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了《劳动合同法》,并将于2008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新法”中最令人关注的是:雇员被视作“弱势群体”得到了更多的利益保护。这意味着那种一味压低用工成本、忽视员工权益、感受的粗暴管理必然遭到法律的惩罚。